【雅】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Vicent】
「喔,是藤原雅啊,快進來吧。那麼我們繼續上課,剛剛提到西方與東方服飾的融合部分……」

雅從教室門口進來,到我旁邊的空位坐下。

【一蹴】
「今天怎麼這麼晚到?」
【雅】
「……花了一點時間走到學校。」

雅一邊拿起課本,一邊看著自己的腳說著。
小腿換上了新的繃帶,腳踝紅腫的部分似乎比昨天還嚴重。

【一蹴】
「啊、腳傷有好一點了嗎?」
【雅】
「真多餘的問話,要是好一點我就不會遲到了。」
【 一蹴】
「呃…真是好心沒好報欸。」
【雅】
「呵呵。」

難得可以看到雅的笑容,或許是昨天的事使得我們的關係有些改變。
我開始漸漸了解雅是個嘴巴不饒人,但實際上是個善良的女孩。
從以前她和紗代玲之間的互動其實就可以略知一二……

【Vicent】
「那麼今天的課就先上到這邊,有件事要先跟各位同學報告一下。
雖然這是暑期選修的課程,不過我與日本服裝史的榎本教授商議之後,
希望各位同學能在暑期結束前交一份報告。」

台下開始傳來陣陣同學的哀嚎聲。
這是當然的,誰想到暑期選修竟然還要交報告啊?!

【Vicent】
「大家別緊張,只要在開學前交一份報告大綱,接下來在下學期結束前將完整的報告繳交之後,
沒大問題的話,學期平均分數會直接加上10分,等於是在下學期就有基本分10分的保障囉。」

Vicent教授不斷地柔性利誘安撫大家,
唉…看來這個暑假又有得忙了。

【Vicent】
「總之,我希望你們兩人一組,報告主題是以西洋與東方服裝史有關的主題即可,這樣很簡單了吧。
那麼就提前下課,你們好好找夥伴與討論報告主題吧。」

說得可輕鬆,Vicent教授就這樣灑脫地離開教室。
同學們開始喧嘩了起來,離開自己的座位展開夥伴搶奪戰。

【島田】
「鷺澤,我們一組吧。」
【一蹴】
「欸、啊??」

我看了雅一眼,說實在的有點替她擔心。
自從來學校上課之後,雅保持她一貫的冷漠態度,讓許多同學敬而遠之。

【島田】
「啊、該不會小川還有山本他們都已經來找過你了吧,你這個人緣好的傢伙〜」
【一蹴】
「呃、倒是還沒啦……」

雅沒有任何反應,安靜地看著書。

【一蹴】
「嗯…其實我已經找好夥伴了…」
【島田】
「啥?你跟誰一組啊?」
【一蹴】
「藤原同學……」
【雅】
「…………」

雅抬起頭,看了我一眼。
感覺真是尷尬,不知道為什麼,我擅自作主這樣說了出來。

【島田】
「原來是和藤原同學啊〜鷺澤,你動作還真快呀,嘿嘿!那好吧,我去找小川問看看囉。」
【一蹴】
「不是你想的那樣啦……」
【島田】
「沒關係沒關係,兄弟我了解,哈哈!啊對了鷺澤,榎本教授要你到她的辦公室去一下。」

島田就這樣給我離開了……

【一蹴】
「不好意思,我太………啊痛!」

扇子突然敲了過來,怎麼還帶在身上啊?!

【雅】
「到時候可別扯我的後腿拖累我。」
【一蹴】
「欸、怎麼這樣說。」
【雅】
「跟我一組是你的福氣,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一蹴】
「呃……」

還好,總算是化解了尷尬……
我前往榎本教授的辦公室。

【一蹴】
「打擾了。」
【榎本】
「啊,鷺澤你來了啊。」
【一蹴】
「請問教授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榎本】
「嗯,是這樣的……」

榎本教授的神情看起來好像在思考些什麼。

【榎本】
「聽說鷺澤以前和藤原雅在高中是同學?」
【一蹴】
「是的,怎麼了嗎?」
【榎本】
「那要請你多多照顧藤原了。」
【一蹴】
「發生什麼事了?」
【榎本】
「說來話長,我和藤原家的人有認識,所以聽到了一些事情。
藤原雅似乎和家裡斷絕關係。」
【一蹴】
「斷絕關係?!」

這……怎麼一回事。

【榎本】
「藤原家在和服界算是非常有名。我想,在名門之下成長,這孩子一定是吃了不少苦頭吧。
所以恕我拜託你如果可以的話,能多多照顧她一下。」
【一蹴】
「……是的,我了解了,請教授您放心。」
【榎本】
「那就辛苦鷺澤你了。」

我離開辦公室,一路上想著榎本教授說的話……
斷絕關係……如果這是真的話,似乎一切的迷團都解開了…
在Narazuya打工……紗代玲說的話……
住在普通的公寓裡……說她不喜歡藤原這個姓……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難怪我覺得再次看到她的時候,總覺得神情有些不太一樣。
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呢,以雅的個性,應該不會想跟我說吧。
還是先裝做沒事好了……

正當我騎上希羅號準備回去時,看到雅緩慢地走在路上。
腳上的傷似乎讓她看起來非常痛苦。

【一蹴】
「快上車吧,我送妳,要去哪裡?」
【雅】
「……Narazuya。」
【一蹴】
「什麼?妳該不會是要去打工吧。」
【雅】
「不然是去喝咖啡嗎?」
【一蹴】
「……太荒唐了,我送妳回家。」
【雅】
「你這是什麼意思。」
【一蹴】
「都受傷成這樣,妳要怎麼打工啊。」
【雅】
「……與你無關。」
【一蹴】
「拜託就聽我一次,好好回去休息,我先打電話給靜流姊,就這麼說定了。」
【雅】
「………………」

我拿起了手機,撥了電話。

【一蹴】
「喂,靜流姊嗎,我是一蹴。」
【靜流】
「啊,是一蹴呀,怎麼了嗎?店裡現在很忙,小野又不在……」
【一蹴】
「這樣嗎……雅昨天受了傷有些嚴重,那這樣吧靜流姊,我等會兒過去幫妳。」
【靜流】
「這樣啊,那請雅好好休息,不過店裡真的人手不夠,
那等會兒就麻煩一蹴你過來一下了。」
【一蹴】
「嗯,我知道了,我會盡快過去。」

我掛上電話,雅皺著眉頭,不懂她在想什麼。

【一蹴】
「走吧,我先載妳回去。」
【雅】
「………………」

一路上,我們沒有說話。
凝結的空氣讓回家的路騎起來特別地漫長。
我不得不想辦法打破這個沉默。

【一蹴】
「呃…對了,關於報告的主題或許可以找東西兩方的名設計師來做評比?
還是說,以兩大設計主流風格做比較?還是呢,主題探討東西服飾融合後所帶來的衝擊與改變?」
【雅】
「………………」
【一蹴】
「呃……」

還是不想說話嗎……。

【雅】
「…………好累。」
【一蹴】
「啊、抱歉,我沒注意到妳因為受傷,所以身體應該很不舒服吧,還自顧自地跟妳說那麼多……」
【雅】
「不是……我不是說這個……」
【一蹴】
「啊??」
【雅】
「……沒事,快騎吧。」

結果又是一陣沉默。
算了,反正我也差不多習慣了。
就這樣,總算到雅的公寓。
而我還是得扶她上樓,否則她的腳應該會承受不住痛。

【一蹴】
「那我先走了,妳好好休息吧。還有…記得換藥還有吃藥,別亂走動腳才會快點好。」
【雅】
「…真是個笨蛋。」
【一蹴】
「啊??」
【雅】
「沒事,我進去了。」
【一蹴】
「喔……」

門隨即關上,雅今天到底在想什麼?
我轉身準備下樓,沒想到門又打開了。

【雅】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知道什麼,還是只是單純的笨蛋,但……還是要謝謝你。」
【一蹴】
「呵呵,快休息吧。」

我笑了笑,便騎著希羅號前往Narazuya。
花了不少時間載雅回去,而且千羽谷離櫻峰還有一段距離。
我急忙驅車前往,一路上手機不停地響,但實在是沒有時間接啊。
一到Narazuya,只見店裡的生意忙得不可開交,而靜流姊一個人忙內忙外。 

【一蹴】
「我來了,靜流姊還好嗎?」
【靜流】
「啊,一蹴你終於來了,謝天謝地,快去換衣服吧。」

暑假的客人真是不比酪薩克少,也難怪靜流姊看到我就像是看到救世主一樣,
我趕緊換上制服,幫靜流姊的忙。

就這樣,我和靜流姊以極快的速度,將這一波客人的餐點都解決之後,終於能喘一口氣了。
此時,門外又出現了客人。

【一蹴】
「呼,歡迎光臨〜欸?」
【小野】
「一蹴!Pea--ce~梨果凜今天要和我約會唷~」
【梨果凜】
「咦,一蹴怎麼會在這裡?」
【一蹴】
「啊、說來話長,妳們先坐吧。」

我端了兩杯水給果凜和小野之後,向她們說明了事情的大概。

【小野】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呀,一蹴辛苦你了唷〜」
【梨果凜】
「呵呵,我呀,就是喜歡一蹴這樣的體貼呢。」
【小野】
「梨果凜和一蹴兩個人感情真好呀。」
【一蹴】
「哈哈,真不好意思。」
【梨果凜】
「不過,還是要先跟我說對不起唷~」
【一蹴】
「欸,怎麼了果凜?」
【梨果凜】
「人家我剛剛可是打了很多通電話給你,都沒有接~」

果凜噘著嘴,音調還故意提高上揚。

【一蹴】
「啊,原來是果凜打的啊,剛剛因為要趕來Narazuya所以……」
【梨果凜】
「不行不行~」

果凜轉過身來,看來是對我的解釋不夠滿意啊…

【一蹴】
「啊,對對對、對不起啦,拜託行行好不要生氣了,我的大小姐。」
【梨果凜】
「我們相處的時間都不多了,還不接我的電話…」
【一蹴】
「不不不不不不是這樣的啦,都說是誤會了嘛~」
【梨果凜】
「唉,我好傷心呀小野…嗚嗚嗚~」
【小野】
「梨果凜不要哭唷~」
【一蹴】
「那那怎怎怎麼樣都可以,我我我可以證明我的清白啦~」

該哭出來的應該是我吧,我好無辜啊……

【梨果凜】
「啊哈哈~跟一蹴你鬧著玩的啦,人家我可是沒那麼小氣呢~」
【一蹴】
「呼……終於得救了。」
【梨果凜】
「嘻嘻~~一蹴果然是大笨蛋。」
【一蹴】
「怎麼大家都在罵我笨蛋啊。」
【梨果凜】
「笨蛋一蹴~笨蛋一蹴~」
【一蹴】
「拜託饒了我吧~」

在Narazuya穿著制服,與小野、果凜愉快地聊天,
這樣的情景,彷彿回到了幾個月前的生活。
我曾經以為再也不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而現在就好像是回憶重現……






第十七話 完
創作者介紹

ACG向上BLOG(?)

shir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