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
「哥~哥~~起床了~~~」
【一蹴】
「唔……」

嗯…?好像有人在叫我……

【緣】
「哥哥快起床,要遲到了啦~」
【一蹴】
「唔……現在幾點了…?」
【緣】
「八~點~了~唷~哥哥不是要去上課嗎?」

我不是才剛閉上眼睛嗎?好想死喔……
但是緣現在盯著我,看來是沒辦法不起床了。

【一蹴】
「頭有點暈……」
【緣】
「不可以賴床唷~哥哥再這樣,緣就要把哥哥挖起來了喔~」

緣話還沒說完,就爬到床上準備把我拉起來。

【一蹴】
「……耶?!我認輸,我起床就是了…」

我只好認命,忍著頭昏準備刷牙洗臉。

【緣】
「嗯,哥哥好乖~那緣去跟梅莉沙玩囉~」
【一蹴】
「喔……」

這個小糾察隊是誰請來的啊……?
算了…已經遲到了,我換上衣服,搭電車到學校去。

到了學校之後,忍不住就在座位上打起瞌睡,至於教授在講什麼,我當然是…不知道。
終於撐過了下午的一堂課,總算可以回家睡回籠覺了。
我又搭上電車,回到了櫻峰車站。今天到底在幹嘛…?

正當我緩緩騎著希羅號在回家的路上,
經過河堤邊時,看到了一個很熟悉的身影……

……是藤原同學?

她手扶著一台腳踏車…看起來正準備要跨上去,到底自己一個人在那邊幹嘛?

我停下希羅號,大聲地對藤原同學喊叫。

【一蹴】
「喂~藤原同學~妳在那邊做什麼?」

藤原同學聽到,便抬頭向這邊望過來。
似乎一個不小心失去重心,車身開始嚴重地搖晃。

【一蹴】
「啊!小心--!」

我一邊大喊,一邊往河堤下衝過去。

【雅】
「啊呀--」

來不及了!
藤原同學已經從腳踏車上跌了下來!

【一蹴】
「該死!!」

我狂奔到藤原同學身邊,她倒坐在地上,
手扶著受傷的左腳,緊皺著眉頭,似乎非常疼痛的樣子。

【一蹴】
「怎麼樣?妳先不要動,我先幫妳止血!」
【雅】
「…………」

我從背包裡拿出Desire,往藤原同學的腳上倒下去。

【雅】
「痛……」
【一蹴】
「啊、對不起,妳先忍著點,這樣傷口才能先沖乾淨。」

水一沖下去才發現,藤原同學的腳,從膝蓋下到腳踝,劃下了一道很深且長的傷痕。
而鮮血,不停地從小腿上一直冒出來。

不妙…要快點找東西幫她包紮才行。
情急之下,我脫去上衣。

【雅】
「啊、你在做什麼?!」
【一蹴】
「失禮了…這種情況下,只有衣服的面積夠包住傷口。」

接著,我先將衣服的灰塵甩掉,再包住藤原同學的小腿。
繞了幾圈之後,才將衣服綁好。

【一蹴】
「嗯…這樣應該可以暫時讓血…」

我抬起頭對著藤原同學說的同時,才發現她的臉上,流下了好幾行淚…

【一蹴】
「對、對不起…一定很痛…」
【一蹴】
「來吧,我揹妳上階梯,我們快到醫院去。」
【雅】
「不用了。」

藤原同學隨即將眼淚擦去,回復平常冷酷的表情。

【一蹴】
「妳在說什麼啊,都已經傷成這樣…」
【雅】
「這種小事,我自己應付就可以了,不需要你在這邊假惺惺。」

接著,藤原同學嘗試要站起來,但是因為傷口實在太嚴重,
加上腳踝也漸漸腫起來,根本沒辦法走路。

【雅】
「呃嗚……」

我真搞不懂這個女人,現在在倔強個什麼勁啊。

【一蹴】
「好了啦…快點上來,就讓我揹妳吧…」
【雅】
「不需要……」
【一蹴】
「………」
【一蹴】
「不要再鬧了好不好!」
【雅】
「………!」

我真的火大了。

【一蹴】
「妳知不知道妳傷得多嚴重啊!?!」
【一蹴】
「接受別人的幫忙,就是一件很丟臉的事嗎?!」
【雅】
「…………」
【一蹴】
「妳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別人難道就不會擔心嗎?!」
【一蹴】
「不管妳再怎麼討厭我……現在先讓我帶妳去醫院啦!!!」
【雅】
「…………」
【一蹴】
「呼…呼哼……」
【雅】
「…………」
【一蹴】
「對不起…呼…我太激動了…」
【雅】
「我知道了……」
【一蹴】
「呼……嗯?」
【雅】
「麻煩你…載我去醫院…」
【一蹴】
「……嗯。」

我揹著藤原同學走上河堤,坐上了希羅號。

【一蹴】
「抓緊了,小心妳的腳……」
【雅】
「…………」

接著,我快速騎往櫻峰綜合醫院。
將藤原同學送進急診室後,趁醫療時還有些時間,我隨即回到了河堤,
將藤原同學的腳踏車停在櫻峰車站前,鎖好車後,再回到醫院的急診室。

此時,藤原同學已經坐在急診室的走廊座位上。

【一蹴】
「啊、包紮好了嗎?醫生有幫妳打針吧?要是傷口感染就不好了。」
【雅】
「嗯……」
【一蹴】
「那就好,妳等我一下。」

謝過醫生之後,我到櫃臺拿了藥。

【一蹴】
「久等了,我們走吧。」

我把藥遞給了藤原同學。

【一蹴】
「上面有使用說明,每天都要記得換藥…」
【雅】
「醫藥費多少?」
【一蹴】
「不用了,是我害妳跌倒的。」
【一蹴】
「妳要付的話…我會過意不去…」
【雅】
「…………」
【一蹴】
「上車吧,我載妳回去,藤原同學的家在…?」
【雅】
「我自己走回去就可以了。」
【一蹴】
「妳是要氣死我喔…真是不可愛…」
【雅】
「你說什麼?」
【一蹴】
「沒有啦…快點上車,妳根本沒辦法走路,不要這麼愛逞強。」
【雅】
「…………」

藤原同學坐上了車,指引我要騎的路線。
停到門口時,我才赫然發現,藤原同學的家不過就隔我家才幾條路…

【一蹴】
「離我家還真近啊……」
【雅】
「送到這裡就可以了。」
【一蹴】
「不過這裡大禮車停得下嗎……」

怎麼看也不像有錢人家的房子,不過就是普通的宿舍,應該可以這樣形容吧…

【雅】
「我先上去了。」
【一蹴】
「喔、嗯。」

藤原同學吃力地走上階梯,腳上的傷似乎非常疼痛,身體微微地在顫抖著。

【一蹴】
「我來吧…」

我扶著藤原同學,一步步走上階梯,這種感覺真是尷尬……好不容易走到了門口。

【雅】
「這樣就可以了。」
【一蹴】
「對了…妳的腳踏車我停在櫻峰車站,因為我怕停在那會被騎走,
所以先用我的鎖將它鎖住,這是鑰匙,妳明天再拿給我吧…
嗯……那、藤原同學,我先走了。」

說了一堆有的沒的解釋之後,我轉身,準備步下階梯。

【雅】
「那個……」
【一蹴】
「啊?」
【雅】
「我不喜歡藤原這個姓,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一蹴】
「啊、好……那……嗯……雅…我先走了。」
【雅】
「還有……」
【一蹴】
「欸?」
【雅】
「今天…謝謝…」

雅的臉有點紅、看起來有些害羞的樣子,但表情又帶著一絲倔強。

【一蹴】
「啊?妳說什麼?」
【雅】
「沒、沒有啦,快走。」
【一蹴】
「欸…喔…掰掰。」
【雅】
「…………」

我騎上希羅號,往家裡的方向前進。


但不知為什麼,怎麼覺得,
心裡有點,噗通的一跳……




一定是剛剛情緒太緊繃了……




第十六話 完
創作者介紹

ACG向上BLOG(?)

shir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