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蹴】
「哇啊啊啊啊-!」
【梨果凜】
「啊哈哈哈哈哈哈!!」
【巴】
「呃呃啊~啊哈哈哈哈~」
【信】
「嗚嗚哇哇喔喔喔喔喔喔~~」

離開酪薩克沒多久,寧靜的街上出現了淒溧的哀嚎聲。

【梨果凜】
「啊哈哈哈哈!彼方,今天還是好刺激喔-!啊哈哈哈哈哈哈~」
【巴】
「哈哈哈哈~彼方開車技術好-棒-!哈哈哈哈~」
【一蹴】
「彼方、拜託妳遵守一下交通規則啦-!」

坐在助手席上的梨果凜,一樣是笑得樂不可支。
但是,為什麼連托托也這麼開心啊?!
她、她們都不會覺得很恐怖嗎?!

【彼方】
「不要囉哩八嗦的,通通給我坐穩了!」
【一蹴】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信】
「救、救命、救命啊啊啊啊啊~~」

接著在十字路口的甩尾轉彎,我彷彿看到了十字架在夜晚的天空中發出一道光…

【一蹴】
「我我我我我還不想死啊!」
【信】
「嗚喔~噁~~我…我快不行了……」
【一蹴】
「彼彼彼方拜託妳行行好,放慢一下車速--」
【一蹴】
「吧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信】
「嗚喔~噁~嗚喔嗚~」

從酪薩克買出來的飲料,在車裡滾來滾去。
儀表板應該破錶了吧?!停車!快給我停車啊啊啊-!

嘶---

【彼方】
「到站囉-」

要人命的敞篷車,好幾次轉彎都差點被甩出車外。
而彼方真是個十足飆車族,竟然完全面不改色。

【梨果凜】
「啊哈哈!彼方,海風吹起來真的好涼爽唷~」
【巴】
「好好玩喔~彼方下次還要載我一起出來兜風喔!」
【一蹴】
「呼…呼…哈呼…我還活著嗎……」
【信】
「彩、彩花…我好像看見彩花了……」

除了我跟信嚇出魂,走起路來搖搖晃晃,其他人都像沒發生過什麼事地走到沙灘。

【彼方】
「那你們先玩吧,我待會兒再過來。」
【一蹴】
「欸…彼方要去哪?」
【彼方】
「掰~」

彼方什麼也沒說,又坐上車咻~地一聲就消失了……

【信】
「那~我們就先生火吧~」
【巴】
「那麼我們女生就去旁邊休息囉~」
【信】
「請便請便~~~喂~一蹴~動作快一點~」
【一蹴】
「真是的……」
【梨果凜】
「呵呵~辛苦你們二位唷~」

好不容易找到一些乾木柴,
在生完火後,大夥兒坐在沙灘上喝起飲料。

突然間,一個遠方傳來的急速煞車聲,劃破了海邊夜晚的寂靜。
果然又是彼方的車,終於回來了,到底是去哪裡……

從車內走出兩個人影,由於海邊夜色太過昏暗,看不太出來是誰跟彼方走在一起……
直到人影漸漸靠近時,我不禁傻住……

【小野】
「大家,Pea-ce~」
【信】
「那媽思爹~小野~」
【巴】
「這就是小野啊?妳好啊,我是托托~Pea-ce~」
【梨果凜】
「小野……」
【一蹴】
「…………」

小野看起來很有精神,做出平時的習慣動作。
我跟果凜則是對這位意外的訪客,感到有些吃驚……

雖然上回去Narazuya時,就是為了去看小野,
但是現在這樣突如其來的見面,心裡有些不知所措。

【小野】
「那個喔,好久不見~大家過的還好嗎?
小野有看到梨果凜的CF唷~拍得很棒喔~」
【梨果凜】
「呃嗯…小野,謝謝~」

或許是太久沒跟小野見面,梨果凜的表情顯得有些生硬。

【小野】
「還有喔,小野有聽說一蹴考上了青峰大學的服裝設計系~
一蹴也很啪啦啪啦地努力呀~」
【一蹴】
「嗯……那個……」

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彼方】
「好啦好啦~大夥兒都到齊了~那我們就開始慶祝吧~」

到最後還是靠彼方來化解了這份尷尬啊……
彼方接著遞上了兩瓶紅酒,叫我打開。

【一蹴】
「欸?!誰、誰說要喝酒啦!?」
【彼方】
「不是要慶祝嗎?怎麼可以不準備酒。」
【一蹴】
「唉…還好只有兩瓶……」
【彼方】
「不是只有兩瓶,是『先拿』兩瓶出來喔。」
【信】
「唷~不愧是彼方,果然想得很周到~」
【彼方】
「那當然~傻瓜一蹴,快點打開吧。」
【一蹴】
「是……」

拜託今天不要再醉地亂七八糟了啊,這裡可是戶外耶……

【彼方】
「那我們就敬我最~可愛的梨果凜,恭喜她廣告大成功,事業更上一層樓囉。」
【梨果凜】
「啊哈哈,謝謝大家的愛護,我才能表現得很好唷~」
【彼方】
「那麼就……準備囉~」
【彼方‧小野‧梨果凜‧巴‧信‧一蹴】
「乾杯~~~」

或許是因為酒精的幫助之下,沒過多久,
與小野之間的生疏感一下子又拉了回來。

【一蹴】
「那個…小野,其實我有去Narazuya找過妳。」
【小野】
「這個呀~小野早就知道了喔~靜流姐有跟小野說呢~
小野聽到的時候,覺得好感動唷~」
【一蹴】
「喔?這樣啊…那就好…」
【小野】
「一蹴以後也要常常和梨果凜一起來Narazuya看小野唷~」
【一蹴】
「嗯,沒問題。」
【小野】
「看到你們過得很幸福,小野就覺得好高興呢~」
【梨果凜】
「小野~~~對~不~起~~」

果凜突然靠了過來,一把抱住了小野不放。

【小野】
「梨果凜~怎麼了嗎~?」
【梨果凜】
「我~我~我那個時候不該打妳的~小野妳還對我這麼好~
跟彼方一起載一蹴去比賽會場~~嗚嗚~對不起~~」
【小野】
「那個啊,小野說過了喔~一蹴跟梨果凜非常地相配呀~」
【小野】
「一蹴是爸爸、梨果凜是媽媽,而小野就像是你們的小孩唷。」
【小野】
「即使到現在,小野還是這麼覺得喔~」
【梨果凜】
「嗚嗚~對不起~小野~」

果凜哭得淅瀝嘩啦,彷彿把這幾個月來,
對小野內心的虧欠,一股腦地全部發洩出來。

【彼方】
「傻瓜梨果凜,可別忘了我們四個人之間的口號喔~」
【小野】
「嗯~『昨日的友人是今日的友人,親朋密友間禮儀無拘』」

一瞬間,似乎又回到了『梨果凜防衛隊』時的一體感,
我們一同舉杯,再次大呼了這個口號。

【信】
「啊~狡猾~」
【巴】
「就是啊,竟然拋下我們兩個不管~要上演轟轟烈烈的友情,我們也要插一腳啊~」
【小野】
「嗯~那我們再來一次吧~」
【彼方】
「是啊,現在陣容越來越堅強喔。」

於是,我們六個人,又再次對著星空舉杯,
大聲地向海洋呼喊了這個世界級令人感動的宣言。


『昨日的友人是今日的友人,親朋密友間禮儀無拘』


大夥兒們在沙灘上開心地唱歌、嬉鬧。
我能感受到,這是我這輩子,感到最開心的時刻。
這樣的友情羈絆,我想好好珍惜,這次,絕不能讓它再被切斷。

【梨果凜】
「嗯……一蹴~」
【一蹴】
「什麼事?」
【梨果凜】
「我還沒有跟你報告拍戲的事呢~」
【一蹴】
「嗯,那我們去走一走吧。」
【梨果凜】
「呵呵,好哇~」

夜晚的海風吹在身上,感覺非常涼爽。
這個海邊,是我和果凜開始交往的地方。
記得以前我們常一邊聽海浪的聲音,一邊悠閒地遠眺著海景。

【一蹴】
「喝點水吧。」
【梨果凜】
「嗯~謝謝。」

我拿了從店裡帶來的Desire遞給果凜。

【一蹴】
「廣告……呈現出來的感覺非常的動人。」
【梨果凜】
「呵呵,今天都沒有機會問一蹴,你看過了呀?」
【一蹴】
「嗯,我還很傻地跑到新宿的ALTA看首播,真是不好意思。」
【梨果凜】
「啊哈哈,好高興喔~聽到一蹴這麼說就夠了~」
【一蹴】
「呵呵…」
【梨果凜】
「關於新戲的事……是爺今天跟我說的。」
【一蹴】
「嗯?」
【梨果凜】
「嗯~因為剛好富士電視台的製作人找爺的時候,
看到了Desire剛做好的毛片,結果就跟爺說,
最近有一部戲在選角,希望我可以去試試。」
【一蹴】
「嗯~」
【梨果凜】
「所以啦,也不算是完全確定啦,
只是聽爺說,接拍的可能性非常大。」
【一蹴】
「這樣啊,不過,聽起來是十拿九穩吧?」
【梨果凜】
「嗯…也可以這麼說。不過,還不知道內容是什麼,
其他角色好像都還沒敲定就是了。」
【一蹴】
「那還是要恭喜妳,梨果凜真的很棒。」
【梨果凜】
「呵呵,很少聽到一蹴這樣稱讚我唷~」
【一蹴】
「咳咳、我只是說實話罷了。」
【梨果凜】
「啊啦~又害羞了,嘻嘻~」
【一蹴】
「笨蛋……」

我輕輕地敲了一下果凜的頭,而果凜…也回應了我一個調皮的吻。

我們坐在沙灘上,靜靜地靠在一起,用耳朵去傾聽海浪的聲音。
不知不覺地,天快要亮了。

我們回到大夥兒在的地方,火堆看起來熄滅了很久。
這些傢伙,就這樣倒在沙灘上睡著了……

我和果凜只好趕緊將他們叫醒,
再不回去睡覺,白天工作的時候可就慘了。

經過了一番折騰,我們終於回到了各自的家中。
身體雖然很累,但是心頭卻是那麼輕鬆。

我躺在床上,回想著晚上在海邊的時光,
若能就這樣一直下去,真的是太好了……





第十五話 完
創作者介紹

ACG向上BLOG(?)

shir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