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榎本】
「平安時代初期的日本和服還是依然採用著中國的文化,但是到了九世紀末期廢除了遣唐使、
在那之後逐漸傾向日本本身的文化、服裝也很自然的變化成了適合日本風俗型態……」


哥哥好差勁~!

【一蹴】
「………………」

我看著坐在靠窗位置的藤原同學,不自覺地想起緣說的話。
我到現在還是不懂,昨天下午到底為什麼大家會那麼生氣。
而藤原同學默不反擊的表情,深深地烙印在我心中。

那種表情……
好像有點悲傷……

【一蹴】
「那個……緣……」
【緣】
「嗯~?什麼事呀哥哥?」
【一蹴】
「藤原同學到Narazuya打工很久了嗎?」
【緣】
「嗯……緣記得…好像有好幾個月了呢~」
【一蹴】
「這麼久啊?妳怎麼都不告訴我?」
【緣】
「唔嗯……因為……」
【一蹴】
「嗯?」
【緣】
「因為……紗代玲說……藤原學姊交代不可以說出去的。」
【緣】
「所以……緣才一直沒有告訴哥哥……嗚嗚嗚~哥哥~~緣不是故意的~」
【一蹴】
「啊、我知道啦,我沒有責怪妳的意思。」
【緣】
「嗚嗚嗚~真的嗎?」
【一蹴】
「真、真真的呀~緣現在肯告訴我,我就好高興唷~」
【緣】
「嗯嗯?嘿嘿嘿嘿~哥哥不怪我就好了~嘻嘻~」

呼……幸虧我有準備,不然緣要是自怨自艾起來,
光應付他都來不及,更別提想問她事情了。
所謂「提早做預防,颱風沒煩惱」大概就是這種意思吧……

【一蹴】
「那,藤原同學為什麼要到Narazuya打工呢?」
【緣】
「嗚嗯……這個……」
【緣】
「緣不能說……」
【一蹴】
「欸~又不能說啊?」
【緣】
「嗚嗚嗚~緣不是故意的~
可是…緣已經答應紗代玲還有藤原學姊了…
緣要當一個有信用的人……」
【緣】
「哥哥不要再問緣了啦,嗚嗚嗚~」
【緣】
「緣好想跟哥哥說,可是~~嗚嗚嗚~」
【緣】
「怎麼辦嘛,嗚~嗚嗚~」

緣的表情變得快哭出來了。

【一蹴】
「好啦好啦,我不問就是了……」
【緣】
「嗚~哥哥對不起,緣真的不是故意不說的啦,嗚哇嗚~」

………載緣回家的路上,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讓她恢復正常。

【一蹴】
「唉……」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藤原同學為什麼要到Narazuya打工?
只是打工,為什麼不能告訴任何人?
在我心中,有好多的問號…………




也對啦,雅師傅都是坐轎車上下學的嘛~不過現…



等等……我想起紗代玲的話。
話沒有說完,就被藤原同學尖銳的聲音打斷了。
「不過現…」這句話代表什麼意思?

是藤原同學家裡發生什麼事嗎?

幾個月前,我在校門口看過藤原同學與她的祖母。
那時,藤原同學臉龐發白、了無生氣的模樣,
是我第一次看到她有那麼害怕的的神情。
當時,我算是幫她解了圍,不過……

這跟她現在之所以會在Narazuya打工,會不會有關係?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昨天真的是太差勁了。
心中的內疚感越來越深,這下該怎麼辦才好……

如果不去道歉的話,就真的太沒有風度了。
不過,如果去道歉的話,想必會換來很可怕的後果。
唔……該怎麼辦才好。


下課鐘響的正不是時候。


糟糕,藤原同學要站起來了。
她走到走廊外,不知道要去哪裡。

【一蹴】
「呃……等、等等~藤原同學~」

我追了出去,將藤原同學擋在樓梯口。
她停了下來,不過隨即當作沒看到。

【一蹴】
「等、等等~」
【雅】
「你要做什麼?」
【一蹴】
「不、我……」
【雅】
「沒什麼事的話請你走開。」

藤原同學冷酷的眼神,彷彿快要把我凍結。
但我不能因此退縮,男子漢要敢作敢當。

【一蹴】
「我有話要跟妳說……」
【雅】
「……我跟你沒有什麼話好說的。」
【一蹴】
「不、不要這樣,我是想說昨天下午……」
【雅】
「你取笑的還不夠嗎?」
【一蹴】
「不、不是啦……」
【雅】
「你看到了,現在的我就是這樣,還有什麼好說的。」
【雅】
「取笑別人,就這麼有趣嗎!」
【一蹴】
「對不起!!!!」
【雅】
「……!」

我大聲地喊了出來,身體呈九十度角向藤原同學低頭道歉。

【一蹴】
「真的很對不起!!因為我幼稚的舉動讓妳感到難過!!」
【一蹴】
「請妳原諒我!」
【雅】
「…………」

我頭不敢抬起來,深怕看到藤原同學的表情。
這下是免不了被亂扇攻擊了……
我咬緊牙根,等待命運懲罰的來臨……

【雅】
「………你可以走了。」
【一蹴】
「啊?」

我微微抬起頭,看著藤原同學的表情,依然扳著一張臉。

【雅】
「……我沒有難過。」
【一蹴】
「呃?」
【雅】
「我只是………算了。」
【一蹴】
「欸?」
【雅】
「請你走開讓我過去。」
【一蹴】
「那……妳肯原諒我嗎?」
【雅】
「………不知者無罪。」
【一蹴】
「………………」

藤原同學消失在我的視線中。

雖然很想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算了…
起碼她肯原諒我,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下堂課開始的時候,藤原同學又回到了座位上。
彷彿昨天的事、剛才的事,沒有發生過一樣。

而我還是想不通,藤原同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到暑假才來學校上課,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只知道,可能是跟家裡有關……

下課後,藤原同學便收拾包包離開,
應該又是要去Narazuya了吧?

我也趕緊去酪薩克吧,還是別想太多的好。

【一蹴】
「大家午安。」

咦…信今天沒班阿?
這小子應該又跑去四處約會了吧,感覺上他也很忙。
不過,錯過星期一的打工真是吃虧啊,
因為一個星期來說,客人最少的就屬星期一了。
客人一少,事情也比較少,而且總算能感覺到店裡有冷氣的存在。

【一蹴】
「請問要點些什麼呢?」
【??】
「我要一個鮮牡蠣奶汁焗菜、南瓜濃湯。」
【一蹴】
「鮮牡蠣奶汁焗菜、南瓜濃湯,好的,馬上…」
【??】
「還有起司漢堡、炸牡蠣的焗飯套餐、蕃茄肉醬焗飯、義大利細麵條套餐。」
【一蹴】
「……還有起司漢堡、炸牡蠣的焗飯套餐、蕃茄肉醬焗飯、義大利細麵條套餐,好的,馬上…」
【??】
「一個一個點太麻煩了,……從這裡……到這裡。
要附飯的大號套餐……還有飲料…冰咖啡好了。」
【一蹴】
「………這位客人等會兒還有朋友要來嗎?」
【??】
「沒有。」
【一蹴】
「呃……那我再幫您復誦一次,您點的是……」

我大概念了一分鐘才唸完吧,這女的是錢太多還是失戀啊,
一個人怎麼吃的完。

【一蹴】
「……以上。請問有漏掉的嗎?」
【??】
「沒有。」
【一蹴】
「好的,立刻為您送來…………」

廚房開始忙了起來。
我一個一個將餐點送到這位客人的桌上,
陸續上來的料理,一樣一樣地消失在她的胃裡。
終於,最後一道料理,也消失在我的眼前。

很訝異怎麼會有人有這樣的胃?!
這位客人招了招手,要我過去。

【??】
「我剛才好像沒有點這一道?」
【一蹴】
「這是本店特別招待您的奶嫩布丁。」
【一蹴】
「我看這位客人您好像很餓……」
【??】
「…………」
【一蹴】
「…………」
【??】
「總之,謝謝貴店的招待。」
【一蹴】
「啊…不客氣。」

這位客人過沒多久,便起身結帳,離開了店裡。

【一蹴】
「謝謝光臨……」


這個人的感覺,怎麼有種說不上來的熟悉……

不過回想起來,我只記得她的超大食量,
還有點餐時冷冷的口氣,和那頭微濕的長髮。





第十三話 完
創作者介紹

ACG向上BLOG(?)

shir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