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蹴】
「那麼我再複述一次,您這桌點的是檸檬香檳3杯、可樂2杯、維琪冷湯4份、義大利麵3份、
馬鈴薯沙拉1份、牛排2份,外加外帶三明治2份是嗎?請稍後~馬上為您送來~」
【一蹴】
「廚房有單喔~~」
【一蹴】
「煙灰缸是嗎?馬上為您送來~~」
【一蹴】
「2-3買單唷~~」
【一蹴】
「信~3-4的義大利麵還沒來唷~」

星期天中午,店裡的每一個人都忙得焦頭爛額,
比起在外場的我們,廚房裡更是揮汗如雨。

還好在Narazuya也算修行過,現在的我,
已經練就一套行雲流水步法,輕鬆穿梭在客人之中,
就連兩手都拖著拖盤也沒什麼大問題。
不過客人還是一波波地蜂擁而至,
難道附近就沒有別的餐廳嗎?真是的……

終於過了尖峰時間,大夥兒總算可以有喘息的機會。

【信】
「唷,一蹴,今天心情很好喔~」

信一邊擦著頭上的汗,一邊走過來。

【一蹴】
「有嗎?」
【信】
「有嗎~?瞧你尾音抬得那麼高~還說沒有~」
【信】
「說!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好事情啊?可別呼嚨我喔!」
【一蹴】
「哪有啊~」
【信】
「還狡辯~看我從靜流那邊學來的十字固定法~」

信話還沒說完,就從脖子上將領巾拆下,把我的脖子勒得緊緊地。

【一蹴】
「救、救命啊店長……」
【信】
「還不快說~喝啊~」
【一蹴】
「饒了我啊……」
【一蹴】
「其實是…我買了一部腳踏車啦…」

跟梨果凜約會的事才不告訴你咧……

【信】
「喔?真的嗎?哪裡哪裡?」
【一蹴】
「就…就在外面啊…咳……」

我用盡力氣指向酪薩克外面的停車場,
我可以感覺到臉上充滿了紅血球、白血球、血小板……
管他有什麼啦~我快沒氣了…
信……再不放手我就要死了啦……

【信】
「喔!真的耶~~白色的那部嗎?」
【一蹴】
「呼…呼…對啦…」

氣都喘不過來了,我下意識搖晃著頭,看血能不能快點流回該流的地方……

【信】
「真好啊~~一蹴~」
【信】
「你幫它取名字了嗎?」
【一蹴】
「啊?名字?」
【信】
「當然啊!就像我的夕嵐號一樣,腳踏車都要有個稱頭的名字。」
【一蹴】
「有這個規定嗎……」
【信】
「當然當然~吶、快幫你的車取個名字吧~」
【店長】
「唷、客人的水杯都乾了,還有,吧台上的點單是怎麼一回事啊?」
【信.一蹴】
「對不起!馬上就去~~~」

有時想想,還真是辛苦店長了……
我快速回到工作崗位上,繼續為客人續杯加水收碗盤。
不一會兒的時間,已經可以下班了。

【一蹴】
「我討厭星期天啊……」
【信】
「唉,我也是……」

我換好衣服後,走出酪薩克門口準備離開,
不一會兒,信也跟著出來。

【信】
「想好要取什麼名字了嗎?」
【一蹴】
「嗯,希羅號。」
【信】
「啊?這麼普通~」
【一蹴】
「我覺得很好啊,白色的,叫做希羅號很恰當。」
【信】
「唉,我就說你們這些人一點創意都沒有~」
【信】
「算啦算啦,我要回去了~」
【一蹴】
「啊、信,你要不要去Narazuya?」

我突然想起緣叫我跟信一起去Narazuya坐坐。

【信】
「不了~我還有事,下次吧~」

信就像風一樣地飄走了。

好吧,既然現在也沒什麼事,我就去Narazuya看看好了。

我打了電話給緣、騎上希羅號,再次往千羽谷的方向前去。
沒有果凜在後座,這條路感覺起來好遠啊……

也只能加把勁繼續騎了……
終於,我看到了好久不見的Narazuya。
從另一方向,正好有兩個人影也漸漸靠近。

【緣】
「哥~~~~~哥~~~~」

緣跟紗代玲跑了過來。

【緣】
「哥哥來了唷,緣跟紗代玲也才剛要進去呢~」
【紗代里】
「一蹴學長好久不見!啊~新腳踏車耶,好棒喔!」
【緣】
「對呀對呀,緣今天早上就看到了~都沒有機會可以騎一下~」
【緣】
「哥哥~腳踏車可以借我們騎嗎~?」
【一蹴】
「嗯,注意安全喔。」
【緣】
「嗯~~哥哥擔心緣~緣真是太高興了~」

緣的臉笑瞇瞇,看起來真的很開心。

【緣】
「那緣先載紗代玲~紗代玲回來再載緣~」
【紗代里】
「一蹴學長,那我們走囉!緣喵快騎~」
【緣】
「哥哥bye~bye~~~~~」

唉,看她們兩真的是一對寶。
我搖搖頭,一邊笑著打開Narazuya的大門。

【??】
「歡迎光臨。」
【一蹴】
「嗚哇~~~~~」

我大叫一聲往後一退、下意識地將門關上。

剛剛那是什麼?!

我沒看錯吧?!

我呆站在Narazuya大門口,將近兩分鐘。
我嘗試告訴自己,剛剛的一切都是幻覺,
一定是因為打工,又加上騎過來太累了……
做好心理建設之後,我才緩緩地將門再次打開……

【??】
「歡迎光臨,請問一位嗎?」
【一蹴】
「我的媽啊~~這是幻覺!!! 這是幻覺~這是幻覺~這是幻覺~」
【靜流】
「啊,一蹴,你來了呀?怎麼大呼小叫的?」
【一蹴】
「靜流姊,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用這種裝扮、說這麼可怕的話!」
【靜流】
「啊,你說雅啊?」

嗚啊……我不相信……這竟然不是幻覺……
連靜流姊也看得到,我的眼淚都快要噴出來了。

【一蹴】
「靜流姊,這這這這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雅】
「這位客人好像對我很不滿?」
【一蹴】
「我的天啊…………」

靜流姊邊笑邊帶我進門,我存著最後一絲力氣,
還有拖著嚇得飛走一半的魂走進Narazuya。

坐在吧台旁,我忍不住逼問靜流姊。

【一蹴】
「我說靜流姊,藤原同學怎麼會在這裡打工啦。」
【靜流】
「咦?有什麼不對嗎?」
【一蹴】
「什麼什麼什麼不對~?!」
【一蹴】
「先不論她為什麼會來這裡打工,就算真的要打工,
藤原同學她應該會出現在日本料理店,還是在溫泉旅館當老闆娘吧!」
【靜流】
「一蹴,你這樣就太主觀囉。」
【一蹴】
「這個人怎麼會跟咖啡店扯上關係啊,就連吃的點心都是和果子啊甜丸子的!」

我覺得我驚嚇過度,已經沒有任何理智可言。
從泰國回來之後,怎麼世界變得好可怕。

【靜流】
「這樣不是很好嗎?反正Narazuya本來就有異國風,
再加上一些和風也不錯嘛,呵呵~」
【一蹴】
「沒搞錯吧………」
【靜流】
「而且,雅可是替店裡帶來不少客人喔~」
【一蹴】
「怎麼可能,沒被她嚇跑就不錯了。」
【靜流】
「嚇跑?一蹴你真愛開玩笑,你看那桌客人,現在不就盯著雅不放?」

我朝窗邊望去,藤原同學正在替客人收拾空杯。
靜流姊說得沒錯,那兩個小子看的眼睛都快掉出來了。

仔細一看,藤原同學的動作非常優雅,彷彿就是受過禮節訓練般的熟練。
輕柔地將桌上的杯盤放到拖盤上,再向客人輕聲招呼。

由於打工的關係,必須將頭髮綁起來,後頸露出雪白的肌膚,
看起來比平常的她,更多了一種誘人的氣息……

啊、我到底再想什麼,真是亂七八糟。
不一會兒,雅走向吧台。

【雅】
「你剛一直在盯著我看吧。」
【一蹴】
「咳、盯著妳看的不是我吧。」
【雅】
「真是愚蠢的行為。」
【一蹴】
「啊~~靜流姊妳看吧!」

我像是告狀的小孩一樣,立刻轉身向靜流姊哭訴。

【靜流】
「呵呵,雅是鬧著你玩的啦。」
【一蹴】
「……真是沒有天理啊。」

我無奈地喝了口茶,算了……最近運氣很差。

【緣】
「哥哥~~我們回來了~~好好玩喔~」
【紗代里】
「一蹴學長,你的腳踏車很棒喔!」
【一蹴】
「多謝稱讚啊……」
【紗代里】
「雅師傅,妳一定也要試試看!」
【雅】
「我不會騎腳踏車。」
【紗代里】
「欸~~~?!」
【紗代里】
「也對啦,雅師傅都是坐轎車上下學的嘛~不過現…」
【雅】
「紗代玲!」

藤原同學發出尖銳的聲音,打斷紗代玲要繼續說的話。

【紗代里】
「啊、雅師傅對不起!我說錯話了!」
【一蹴】
「是啊…坐轎車上下課的大小姐何必來這裡打工呢~」

我抓住好時機,試圖扳回一成。
……這種酸不溜丟的話妳可沒辦法招架了吧。

【雅】
「………………」

藤原同學果真沒有反擊,難道我真的勝利了嗎?

【紗代里】
「一蹴學長太過份了!」
【緣】
「嗚嗚~哥哥這次真的太過份了~」
【靜流】
「一蹴,這樣不行喔~」

【一蹴】
「喂~這跟她對我說的比起來,妳們……」
【緣】
「哥哥好差勁~!」
【一蹴】
「呃…」

藤原同學沒有說話,走進了員工休息室,
她換好衣服,便無聲地離開了Narazuya。

【紗代里】
「雅師傅等等我啊!」

紗代玲跟著跑了出去。
留下錯愕的我,還有在一旁生氣的緣。


……………………
………………
…………
……我剛剛,到底做錯了什麼?





第十二話 完
創作者介紹

ACG向上BLOG(?)

shir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