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木】
「色料是將入射光中的部份波長吸收,故色料的混合所造成的光譜中,失去的波長乃是由各色料吸收……」
【島田】
「鷺澤,我跟你說喔~」
【一蹴】
「不要吵……」
【島田】
「聽一下啦,好消息耶~」
【一蹴】
「沒興趣啦……快聽你的課。」
【一蹴】
「氣死我了……」

真搞不懂那個女人。
怎麼說我好歹也幫過她,這麼久沒見,態度也不會好一點。

【一蹴】
「妳是……藤原雅…?」
【雅】
「你怎麼會在這裡?」
【一蹴】
「我是這裡的學生,當然在這裡啊,
倒是藤原同學,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雅】
「我為什麼在這裡,跟你沒有關係。」

藤原同學冷漠地看了我一眼,便轉身離去。

【一蹴】
「喂……等等啊……」
【雅】
「還有,」
【一蹴】
「啊?」

藤原同學像是忘了說什麼一樣,回過頭來,冷冷地看著我。
又是如同以往的威嚴,讓我感到沉重的壓迫感。

【雅】
「圖書館是讓人安靜唸書的地方,
希望你下次不要再做出令別人困擾的事情。」
【一蹴】
「啊…………」

接著,藤原同學便消失在我的眼前。
正由於圖書館非常地安靜,我隱約可以聽到其他同學在偷笑的聲音。

【一蹴】
「什麼嘛……害我在那麼多人面前丟臉……」

氣死我了。

我拿起筆,開始在一張白紙上沙沙沙地畫著。

【一蹴】
「嗯…紅色的頭髮,綁得尖尖地…」
【一蹴】
「眼睛很犀利,大大的,就像是貓在瞪人一樣…」
【一蹴】
「鼻子嘛,好像還蠻挺的…」
【一蹴】
「嘴巴呢……總是下垂,一副兇巴巴的樣子…
不過,我看過她笑的樣子,說實在的也算是美人一個…」
【一蹴】
「欸不對,我在想什麼。」

我快速地畫出藤原同學的臉,嗯……大概就是長這樣子吧。
完成了。

【一蹴】
「接下來,嘿嘿……給妳畫上鬍子……」

正當我準備要進行世界級無敵幼稚的報復舉動時,發生了令人驚訝的事。

【鈴木】
「在此種混色法中,混合色料的吸收率為各成份吸收率之和,
但反射率及透射率並非可加成……啊?藤原同學快進來吧。」
【雅】
「不好意思來晚了。」
【一蹴】
「什麼~~~!?!?」

我不禁大叫了一聲。

【鈴木】
「鷺澤同學,有什麼事嗎?」
【一蹴】
「不、沒事……」
【島田】
「教授,鷺澤被煞到了啦。」
【一蹴】
「喂~少胡說~」

又是一陣笑聲。

藤原同學一副不屑的表情,冷冷地瞄了我一眼,隨即坐到座位上。

【鈴木】
「大家繼續上課吧。」

可惡,又讓我丟臉一次,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島田】
「鷺澤,藤原同學很不賴吧!」

島田一見藤原同學坐下,立刻轉身過來跟我說話。

【一蹴】
「這不是重點,她為什麼會在這裡?」
【島田】
「我剛不是要跟你說嗎?你又不聽~」
【一蹴】
「別說這個了,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島田】
「你說藤原同學啊?」
【一蹴】
「對啦。(怒)」
【島田】
「就是在你請假的那兩天,藤原同學就出現啦。」
【島田】
「她也是這個系的學生,不過,不知道什麼原因,
她之前沒來上課,所以暑期選修的時候就突然出現啦。」
【一蹴】
「不會吧……」
【島田】
「不過話說回來,你不覺得藤原同學也很正點嗎?真是個大美人耶~」
【一蹴】
「不覺得。(怒)」
【島田】
「耶~鷺澤,你眼睛是瞎了喔,這麼讚的美人你竟然沒感覺。」

我滿肚子的氣,哪來什麼感覺。

【島田】
「身為青峰大學的學生我,真是太幸福了啊~
有美麗的Karin學姐,現在又有個大美人跟我同班~」
【一蹴】
「…………」
【島田】
「不過對了,藤原同學好像不多話耶。她到班上幾天,幾乎沒跟同學說過話。」
【一蹴】
「跟她說話你只會減短自己的壽命罷了……」
【島田】
「怎麼這麼說?鷺澤你以前認識藤原同學嗎?」
【一蹴】
「我們高中是同班同學。」
【島田】
「耶~~鷺澤你太幸福了吧?!」
【一蹴】
「我一點都沒有幸福的感覺。」
【島田】
「怎麼會~我想藤原同學應該很好相處吧?搞不好聊個天就會很熟了啊。」
【一蹴】
「這麼想的話,你可以試試看。」

島田這小子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無法反擊」的感覺,
讓他被挫挫銳氣也好,省得一天到晚看到美女就大呼小叫。

下課鐘一響,島田就自告奮勇的上前線去當砲灰。

【島田】
「等著吧,鷺澤~看我好好表現啊~」
【一蹴】
「我是在等著看啊。」

等著看你陣亡……

島田一個箭步,就跑到藤原同學的座位邊裝熱絡的講了起來。

【島田】
「唷~藤原同學,下午沒課,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唱卡拉OK啊?」

真是找死……

藤原同學抬起頭,看著島田。

【島田】
「怎麼說妳也是剛來這個環境啊,身為同學的我,當然是要好好招呼妳呀。
嗯~還是妳想去吃東西?我請客!沒關係~」

我真不敢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藤原同學站了起來,冷靜地看著島田。

【雅】
「你說完了嗎?搭訕的話就不必了。」
【島田】
「哈…哈…別這樣嘛…」
【雅】
「而且,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輕浮的男生,請你離我遠一點。」
【島田】
「嗚………」

島田就像是喪家之犬一樣,夾著尾巴低著頭走了回來。

接著,藤原同學收拾東西,拿起包包,朝我這邊走了過來。
有股寒氣直逼心頭……不妙………

【雅】
「這樣很有趣嗎?是你叫他過來的吧?」
【一蹴】
「我、我沒有……」
【雅】
「本來之前對你還有點改觀………不過現在看來,你依然是個無可救藥的笨蛋。」

也不給別人解釋的機會,話一說完,藤原同學就走出教室。

【一蹴】
「喂~~」

根本不理我。

【一蹴】
「什麼啊、這個女人是怎樣!」

真的是氣氣氣氣死我了!!

正當我氣得半死的時候,手機響了。
我滿腦子怒氣,直接按下通話鈕。

【一蹴】
「喂。(怒)」
【梨果凜】
「喂,是一蹴嗎?」
【一蹴】
「啊,是果凜啊?」
【梨果凜】
「嗯嗯~一蹴在上課呀?」
【一蹴】
「嗯,剛剛下課。」
【梨果凜】
「呵呵,對了,我想問一蹴一件事。」
【一蹴】
「嗯?」
【梨果凜】
「就是…你明天晚上有空嗎?」
【一蹴】
「嗯,明天不用打工。」
【梨果凜】
「啊哈哈~那我們去看電影吧?」
【一蹴】
「嗯?好啊。」
【梨果凜】
「呵呵,那明天晚上七點在濱吹車站等你喔。」
【一蹴】
「嗯,我知道了。」
【梨果凜】
「那麼,下午打工要加油喔!」
【一蹴】
「嗯,果凜妳也是。」
【梨果凜】
「沒問題沒問題~有一蹴的打氣,我一定會加油的~哈哈。」
【梨果凜】
「那……雖然有點捨不得,還是要先掛電話囉。」
【一蹴】
「嗯,掰掰。」
【梨果凜】
「呵呵,一蹴掰掰。」

我掛上電話。
終究還是我可愛的女朋友果凜最好了啊~我竟然感動地快流下眼淚。
起碼果凜的電話,讓我的怒氣稍微可以平復一些。

手機忽然又響了起來,是緣。

【一蹴】
「喂?」
【緣】
「哥哥!我是緣~」
【一蹴】
「嗯,怎麼了?」
【緣】
「哥哥今天要不要來Narazuya玩啊?靜流姐作了好好吃的甜點喔~嗚~」
【一蹴】
「不行,我今天下午要打工。」
【緣】
「啊~~真可惜~~靜流姐說好久沒看到哥哥你了,
紗代里也說,下次跟信大哥一起來Narazuya嘛~」

嗯……自從我辭職之後,雖然也有想去過Narazuya,
不過我還是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態度對待小野,即使她在那個時候,還跟彼方一起來幫我跟果凜和好……

總覺得還是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不過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朋友之間還是要坦然面對。

【一蹴】
「我知道了,我會找時間過去的。」
【緣】
「嘿嘿,太棒了~那哥哥要去的時候要跟緣說唷~」
【一蹴】
「嗯,我會的。」
【緣】
「嗯~哥哥掰掰~」
【一蹴】
「嗯,掰掰。」

Narazuya……
又是一個挑戰……




第十話 完
創作者介紹

ACG向上BLOG(?)

shir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