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果凜】
「我們分手吧……」
【一蹴】
「怎麼會……」
【梨果凜】
「一開始我就不是那麼喜歡你……」
【一蹴】
「怎麼會跟祈說出一樣的話……」
【梨果凜】
「掰掰……」
【一蹴】
「果凜……不要走……」

為什麼?!
為什麼……
我的胸口好悶……

緊緊地壓迫著……

就快要爆炸……

不行了……胸口越來越悶……快要不能呼吸……
誰來救我…………!!



突然,我眼前看到的是……房間的天花板。
原來是在作夢啊………
不過,胸口還是非常的悶……

【??】
「喵~~」

我身體向前一看,梅莉莎就坐在我的胸口上喵喵叫,
一副不在乎的模樣,開始舔起牠的身體。
…………真是的。

我看了一下時鐘,上面貼了張字條。


『哥哥: 緣和紗代里去Narazuya玩囉,
梅莉莎就拜託你照顧一下,不要睡過頭喔! 緣』


我把紙條拿掉,看了一下時間,才12點啊……
距離打工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再繼續睡好了。
正當我把鬧鐘轉過來,準備調整鬧鈴時間,沒想到後面還貼了一張……


『不可以偷偷調晚喔,哥哥一定會睡過頭的!
這樣緣的苦心就白費了,快點起床唷! 緣』


…………我認輸。

緣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如果我再倒頭睡,就很有可能遲到。
想想,還是趕快起來吧,至少時間上會很充裕。

在刷牙洗臉過後,我首先做的就是把凌亂不堪的房間,
還有昨天的行李整理了一下,接著到便利商店買了中華肉包吃,
再慢慢地散步到酪薩克。

【一蹴】
「大家午安。」
【信】
「那媽思爹,一蹴。」
【一蹴】
「SAWADIKAR,信。」
【信】
「唷?去趟泰國回來,連打招呼都不一樣啦~」
【一蹴】
「不這麼做怎麼能跟你媲美。」
【信】
「怎麼樣,泰國好玩嗎?」
【一蹴】
「根本沒有玩到啊。」
【信】
「啊,不會吧~那,梨果凜呢?你有沒有征服她啊?」
【一蹴】
「從一開始就跟你說不可能了。」
【信】
「少來少來,快告訴我啦~」
【店長】
「還有空聊天啊,3-5的三明治做好了嗎?」
【信】
「嗚哇~~對不起,馬上去!」
【信】
「那麼,下班再聊囉。」
【一蹴】
「店長來的正是時候…」

可能還是因為睡眠不足,加上昨天一整天在烈日的照射之下,
今天打工有點恍惚,老是忘了客人要點的餐點,犯了一堆錯。
不知不覺地……就到了下班時間。我走進辦公室,換上衣服。

【信】
「呼~終於下班了。」
【信】
「早點回去吧,看你氣色還不是很好。」
【一蹴】
「嗯。」
【信】
「那我先走囉~啊,對了,托托剛來,好像要問你廣告的事吧。」
【一蹴】
「嗯?好,謝謝。」
【信】
「下次再好好盤問你吧~」
【一蹴】
「這倒是不必了…」

我走出辦公室,托托依然坐在平常的那個位置。

【巴】
「哇,一啾,你曬的好黑喔。」
【一蹴】
「喔?真的耶……不說我還沒發現……
對了,托托找我有什麼事嗎?」
【巴】
「呵,要聊聊天嗎?請坐。」
【一蹴】
「那我就不客氣了。」
【巴】
「廣告拍的還順利嗎?」
【一蹴】
「嗯,比想像中的還要辛苦,不過很順利。」
【巴】
「真的嗎?太好了~」
【一蹴】
「導演一直稱讚果凜表現得很好。」
【巴】
「呼~害我還替梨果凜擔心個半死。」
【巴】
「那天她還一直擔心『戀愛這種東西………我不需要…』
這句話詮釋不出該有的感覺呢。」
【一蹴】
「這句話,很難表現嗎?」
【巴】
「當然囉,沒有人是不渴望戀愛的,要說出這種話,
又要表現出其實是需要的,可是需要下一番功夫呢。」
【巴】
「告訴一啾你一個秘密喔。」
【一蹴】
「嗯?」
【巴】
「梨果凜之前之所以那麼煩惱,是因為她覺得現在跟一蹴你在一起,覺得非常的幸福,所以根本沒有辦法體會『不需要戀愛』的感覺唷。」

怎麼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巴】
「所以,我就把我的自身經驗分享給她。」
【一蹴】
「嗯?我可以聽一聽嗎?」
【巴】
「我要梨果凜回想,以前是不是有過這樣的感受。
或是曾經受傷的感覺,可以轉換成『不需要戀愛』的心情。」
【一蹴】
「嗯……」
【巴】
「我以前,也有個很喜歡的男孩子。」
【巴】
「不過,後來我知道,我絕對不可以喜歡上他。」
【巴】
「於是,我就告訴自己,沒有愛情,我也可以過得很好。」
【一蹴】
「托托當時的心情一定很痛苦吧?」
【巴】
「嗯,不過,只要螢可以幸福就好了。」
【一蹴】
「啊?螢姊?」
【巴】
「嗯?原來一啾你不知道啊?」
【一蹴】
「我搞糊塗了……」
【巴】
「我喜歡的人,就是螢的男朋友,伊波健。」
【一蹴】
「怎麼會這麼巧……」
【巴】
「呵呵,是啊,不過這也沒辦法,喜歡上一個人,是無法控制的。」
【一蹴】
「要是托托要表現這句話,會用什麼方式呢?」
【巴】
「想當觀眾嗎?」
【一蹴】
「很期待。」
【巴】
「那我就獻醜了。」

托托醞釀起情緒,表情忽然間轉變。


【巴】
「戀愛這種東西………」
【巴】
「我不需要………」

聲音聽起來…像是故作開心但又帶著悲傷,表情是淡淡地微笑。
原來,還有另一種表現方式啊…

【巴】
「如何?」
【一蹴】
「很厲害。」
【一蹴】
「不過……似乎是把托托妳剛才說的故事的心情詮釋出來。」
【巴】
「一啾很細心喔。你說的沒錯,或許是無法忘懷吧。」
【巴】
「所以我才會忍不住還是來健曾經打工的酪薩克坐坐。」
【巴】
「雖然知道根本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可能是一種懷念吧。」

原來店長說的那個人是健啊……
巴對我笑了笑,接著臉朝向窗外,望著遠方的天空。

【巴】
「所以,梨果凜這句話表現得很好嗎?」
【一蹴】
「嗯,一次OK。導演甚至說不用再拍備用的……」
【巴】
「那我想……梨果凜應該是有了什麼體認吧。」
【一蹴】
「嗯……?」
【巴】
「或許她想起了什麼也說不定。」
【一蹴】
「…………」
【巴】
「不過一啾你不用擔心,梨果凜現在心裡只有你啦。」
【一蹴】
「是嗎……」
【巴】
「不然你就直接問問她不就得了。」
【一蹴】
「嗯。」
【巴】
「呵,快回去吧,聽說你們暑期選修不是還要考試嗎?」
【一蹴】
「啊,忘得一乾二淨。」
【一蹴】
「那我先走了。」
【巴】
「嗯,掰掰。」

回家的路上,我反覆地想著,
果凜到底是想到了什麼樣的事,會讓她那麼難過。
我腦中突然浮現了果凜說的一句話。

「我在高中的時候,有喜歡的人喔。」
「不過那個人啊,捨棄了我,選擇了彼方呢。」

難道是這件事……?
果凜還無法忘懷嗎?
………………
…………
……

手機響了,是果凜。

【一蹴】
「喂?是果凜嗎?」
【梨果凜】
「嗯嗯~一蹴今天還好嗎?」
【一蹴】
「嗯…有點吃不消…果凜今天也有工作嗎?」
【梨果凜】
「嗯,剛剛結束,爺正要準備載我回去。」
【一蹴】
「真是辛苦了。」
【梨果凜】
「啊哈哈,聽到一蹴你的聲音,我就元氣全滿囉!」
【一蹴】
「嗯,那就好。」
【梨果凜】
「呵呵…」
【一蹴】
「那個………」
【梨果凜】
「嗯?」
【一蹴】
「不、沒什麼。果凜回去要早點休息喔。」
【梨果凜】
「呵呵,一蹴你也是,晚安。」
【一蹴】
「嗯,晚安。」

掛上了電話,覺得自己真不老實,想問卻又在猶豫些什麼。
進了房間之後,我就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就這樣過了一晚。
等到天亮時,我才發現自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睡著了。

帶著沮喪的心情,我坐電車到了學校。
不過今天的課10點才開始,想起還要考試,
為了不讓進度落後,我只好到圖書館去唸書。

跟外面的溫度比起來,圖書館的冷氣真的是太棒了。
也難怪這麼多人愛來圖書館唸書,安靜又可以專心。

【一蹴】
「你好,我想找美術類的書。」
【??】
「這邊右轉直走,倒數第二排就是了」
【一蹴】
「謝謝。」

我朝管理員說的方向走去,最後兩排都是美術設計類的叢書。
密密麻麻的書籍,加上參雜著原文書,看得我眼花撩亂。
我只好專心地從最下面一列開始找起。

【一蹴】
「該從哪裡找起好呢,服裝…服裝……」
【一蹴】
「怎麼都找不到啊……」
【一蹴】
「該不會都被借走了吧…」
【一蹴】
「早知道就買一本……」
【一蹴】
「服裝…服裝……」
【??】
「那邊的,可不可以不要一直講話,吵死人了。」
【一蹴】
「啊,對不起……」

不自覺地就碎碎念了起來,根本沒注意到旁邊還有人也在找書。
我趕緊抬頭,站起來向人道歉。

【一蹴】
「不好意思,我……」
【??】
「鷺澤……一蹴?」
【一蹴】
「妳是……」
【一蹴】
「藤原…………」
【一蹴】
「雅……?」




第九話 完
創作者介紹

ACG向上BLOG(?)

shir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