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rutao臨界於馬來西亞,
距離普吉有已經一大段距離,算是比較偏遠的地區。

不過由於本身是國家公園,又是潛水勝地,
所以在當地還是有相當熱鬧的觀光夜市。

【彼方】
「泰國夜市~肥美的海鮮~」
【彼方】
「泰國夜市~清涼的椰子水~」
【一蹴】
「彼方真的很開心呢。」
【梨果凜】
「呵呵,她出國的時候,都像個小孩一樣。」
【彼方】
「難得可以出國散散心,當然要開心一點啊。」
【一蹴】
「只有彼方妳有散心的心情吧。」
【彼方】
「錯~工作要認真,玩也要認真,開車也是一樣。」
【一蹴】
「真是有妳的一套理論。」

由於距離不是很遠,我們走沒多久,便來到海灘附近的夜市。
泰國的夜晚,因為有夜市的存在,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攤販與演出,
與平靜的飯店與沙灘相較之下,顯得格外熱鬧。
一攤攤的當地小吃,以及龍蝦、大蟹、墨魚、蠔、蚌等各式海鮮,
令人目不暇給。

彼方一個箭步就往第一個攤販靠過去。

【彼方】
「SAWADIKAR(你好)~我要…嗯…這個~」

彼方雙手合掌放在鼻子下方,身體微微向前傾說了句聽不懂的話,
接著……手指的方向應該是沙爹肉串吧……

【彼方】
「KHORB KHUN(謝謝) ~」
【彼方】
「嗚哇~好吃好吃!」

接著又跑到了第二攤買了椰子水,到了第三攤點了三大盤海鮮,
有龍蝦、大蚌殼,還有不知道什麼名字,長相有點嚇人的魚。
在我跟果凜找了個位子坐下的同時,彼方手上又拿了碗東西過來。

【一蹴】
「這是什麼啊?」
【彼方】
「這叫做摩摩喳喳,裡面有香瓜、水梨、西瓜、芒果,
加上亞達子、紅毛丹、白玉丹、波蘿蜜,
最後再淋上香濃的椰奶,很好吃的喔~」

彼方就這樣,開始吃起一整桌的泰國美食。

【一蹴】
「…………」
【梨果凜】
「……」
【彼方】
「你們不吃嗎?」
【一蹴】
「我被嚇到了……」
【彼方】
「梨果凜呢,不吃一點嗎?海鮮好好吃喔~」
【梨果凜】
「討厭,彼方,妳知道我現在不能吃東西的嘛。」

果凜皺著眉頭蹶著嘴,表情非常的無奈。
其實一整天,我根本沒看到果凜吃進什麼東西,頂多喝喝水罷了。
現在這樣美食當前,對不能吃東西的果凜來說,簡直是人間煉獄。

【彼方】
「梨~果~凜~」

這時,彼方拿起筷子,夾起了一大塊龍蝦肉迎上梨果凜面前。

【彼方】
「很新鮮美味的唷~來,張開嘴~嗯~」

彼方用裝著可愛的聲音,一邊向梨果凜挑撥。

【梨果凜】
「不要啦~~嗯~~」

雖然嘴上是說著不要,但是果凜眼睛卻一直盯著龍蝦肉不放。

【彼方】
「來~張開嘴喔~啊~~~」
【梨果凜】
「嗚嗚-討厭啦~我該怎麼辦……」
【一蹴】
「彼方妳就別再鬧梨果凜了啦。」
【梨果凜】
「啊……龍蝦在對我眨眼睛」
【梨果凜】
「看起來好好吃喔……」
【梨果凜】
「啊…湯汁滴下來了……」

果凜吞著口水,眼神開始呈現恍惚狀態,不斷碎碎念著。
感覺得到她的頭腦已經進入泰國海鮮世界裡了。
彼方果然是撒旦派下來凡間的惡魔,再不救救果凜就糟了!

【一蹴】
「那個……彼方!」
【彼方】
「嗯……?」
【一蹴】
「我肚子突然好痛!要回飯店拉肚子!」
【彼方】
「咦…你們兩還沒吃東西呢…」
【梨果凜】
「好好吃的樣子喔……」
【一蹴】
「梨果凜陪我一起去吧,我拉完馬上回來!
啊啊啊啊~~不行了,好痛好痛~」
【彼方】
「好吧,那我就先吃囉,到時候你們回來沒的吃我可不管。」
【一蹴】
「不會不會,就是希望妳吃完,乾脆妳回飯店找我們吧!」

我一邊說,邊拉著果凜的手快步往飯店的方向跑去。

【梨果凜】
「啊……蚌殼好像在唱歌……」
【一蹴】
「梨果凜,振作起來啊!」
【梨果凜】
「啊!?」
【梨果凜】
「我、我……剛才是怎麼了……」
【梨果凜】
「這裡是哪裡??」
【一蹴】
「太好了…終於恢復了……妳剛剛差點又被彼方陷害了啊!」
【梨果凜】
「啊對,我剛怎麼好像做了夢…真是好險啊。」
【一蹴】
「呼,恢復正常就好了,真是擔心死了。」
【梨果凜】
「呵呵,謝謝你,一蹴。」

我們走在沙灘上,往飯店慢慢走去。
天空一片清澈,皎潔的月光照耀著一整片海灘。

【一蹴】
「SAWADIKA是什麼啊?彼方剛說了好多聽不懂的話。」
【梨果凜】
「是『你好』的意思。」
【一蹴】
「那KHO……UN呢?」
【梨果凜】
「那念做『KHORB KHUN』,是『謝謝』的意思。」
【一蹴】
「原來如此阿……真厲害。」
【梨果凜】
「CHAN RAK KHUN」
【一蹴】
「啊?」
【梨果凜】
「CHAN RAK KHUN~」
【一蹴】
「這是什麼意思?」
【梨果凜】
「嘻嘻,不告訴你~」
【一蹴】
「快告訴我啦,聽不懂很痛苦耶。」
【梨果凜】
「啊哈哈~秘密~秘密~」
【一蹴】
「真是的~老是愛捉弄我~」

我們就這樣一路打打鬧鬧地回到飯店裡,
過不久,彼方也回來了。我們便回到各自的房裡準備休息。

【一蹴】
「要早點睡喔。」
【梨果凜】
「一蹴你也是,晚安。」
【一蹴】
「晚安。」
【彼方】
「傻瓜一蹴,稍微注意一下我好不好,好肉麻喔~」
【一蹴】
「啊……彼方晚安。」
【梨果凜】
「別吃醋嘛彼方,不如…我們今晚就來快樂一下吧~」

……!!
這句話怎麼不是對著我說啊……

【彼方】
「好吧好吧,就放傻瓜一蹴你一馬,晚安囉~」
【一蹴】
「二位晚安……」

不會真的要做什麼快樂的事吧……
我抱著不安的心情,走向房間,準備迎接另一個挑戰。
洗完澡之後,我躺在床上打開電視,隨意的亂轉著。
突然,爺回來了。
不知怎麼地,我起身坐正。

【一蹴】
「爺你回來啦……」
【爺】
「敝人剛開完會。」
【一蹴】
「辛苦了,請快去洗個澡休息吧。」
【爺】
「謝謝一蹴先生您的關心。」

怎麼很像待在家裡的妻子迎接先生下班回來的對話……
爺洗完澡之後,確認明天拍攝著行程,接著準備就寢。

【爺】
「明天早上四點要在Lobby集合,請一蹴先生您務必不要睡過頭。」
【一蹴】
「是的,我知道了…」
【爺】
「那麼,一蹴先生晚安。」
【一蹴】
「是的,晚安…」

就在我們準備熄燈的同時,從隔壁房間傳來一陣淒慄的叫聲。

【??】
「呀啊------!!!」

我跟爺下意識從床上跳起來。

【一蹴】
「發生什麼事?!!」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我緊張地快速跑去開門。

【彼方】
「不好了!梨果凜發作了!」
【爺】
「大小姐怎麼了?!」

我們二話不說,往果凜與彼方的房間衝去。
一打開門,看見果凜癱坐在地上狂笑不止。

【梨果凜】
「啊哈哈哈哈哈!快要笑死我了~!」
【爺】
「大小姐妳還好吧?」
【一蹴】
「彼方,到底發生什麼事?!!」
【彼方】
「剛剛我們在聊天,忽然看到窗外有一個白影經過,梨果凜就變這樣子了……」
【彼方】
「這裡是5樓,怎麼可能會有人經過,一定是……」
【梨果凜】
「聽說泰國有好多鬼,沒想到真的遇到了耶~啊哈哈哈哈哈!」
【梨果凜】
「噗,剛剛那個白影一定是鬼魂!
啊哈,啊哈哈哈哈哈!笑得好難受喔~!」
【梨果凜】
「啊哈哈哈哈哈哈!」

平常去鬼屋,或是探索超自然現象,也不會真的遇到鬼魂,
但今天這樣若是真的,打擊可能就太大了……
果凜如果這樣笑一整晚,該怎麼辦……

【爺】
「請問,彼方小姐有什麼好建議嗎?」
【彼方】
「這個嘛,就讓一蹴在這陪她睡吧。」
【一蹴】
「什麼?!」
【爺】
「這……」
【彼方】
「不然能有什麼好辦法呢,一蹴在,梨果凜會比較安心啊。」
【爺】
「…………」

爺看起來非常的困擾。

【梨果凜】
「啊哈哈哈哈哈哈!」
【梨果凜】
「我覺得剛剛的白影飄過去的時候,
好像在對我笑喔,啊哈哈哈哈哈哈!」
【梨果凜】
「啊哈哈,咳,啊哈哈哈哈哈哈~咳咳~~」

果凜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而且開始咳嗽。

【彼方】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為了要讓梨果凜安心。」
【彼方】
「總不能是爺留下來陪梨果凜睡吧。」
【爺】
「彼方小姐說這種話太失禮了。」
【彼方】
「我說的可是事實啊。」
【梨果凜】
「咳咳~好難受喔~啊哈哈哈哈哈哈~~」
【爺】
「我知道了。」
【一蹴】
「咦?」
【爺】
「一蹴先生,大小姐就麻煩您了,請務必要照顧好大小姐。」
【彼方】
「放心吧,我也會在,別擔心了。」
【爺】
「那麼敝人就先告退了,大小姐就麻煩二位了。」

爺雖然還是很擔心,但話一說完,便往隔壁的房間走去。

【一蹴】
「現在該怎麼辦?」
【彼方】
「我也不知道,想辦法讓梨果凜恢復清醒吧。」

正當我們在煩惱的同時,房外傳來敲門的聲音。
這麼晚了,還會有誰來?

【梨果凜】
「啊哈哈~一定是鬼魂來了~救命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一蹴】
「不會真的是……」
【梨果凜】
「啊哈哈~我去看看啊哈哈~」

梨果凜抱著肚子,邊走邊笑地往房門走去,門一打開,
一個看起來很正常的外國男子站在門外。

【??】
「Excuse me,My name is Paul. I live up stairs. Just right on top of your room.」
【??】
「Sorry to bother you in this late night, but my shirt fell down
on your balcony. Could you please get it for me?」

梨果凜聽了之後像是被定住,立刻恢復正常。

【梨果凜】
「Oh~ Hahaha~I see~I'll get it for you. Just a second.」

梨果凜走向陽台,打開陽台的門,拿出一件衣服,是…白色的。

【梨果凜】
「Is this the one you're looking for?」
【??】
「Oh, thank you so much! I really appreciate.」
【梨果凜】
「You are very welcome.」
【??】
「Can I buy you a coffee someday just to say thank you? Maybe you can come in my room for now.」

……這句聽起來像是在搭訕了。

【梨果凜】
「Thanks for your inviting, but I need to get up in the very early morning. Well, I really appreciate that. Maybe next time.」
【??】
「Okay,Isee.Enjoy your night and have a nice weekend .Good night~」
【梨果凜】
「Good night.」

門關了起來。

【彼方】
「原來是這樣啊~搞半天是別人的衣服~根本不是什麼鬼魂。」
【梨果凜】
「啊,總覺得有點失望。」
【一蹴】
「這該失望嗎……」
【彼方】
「不過,既然沒事的話,你們就慢睡吧,我去B1打電動了。」
【一蹴】
「彼方妳不睡啊?」
【彼方】
「我一來就注意到,B1娛樂場有好幾台新款的賽車遊戲。」
【一蹴】
「彼方的技術已經可以去參加F1賽車了……」
【彼方】
「我很晚才會回來唷,你們就好好『享受』這個夜晚吧。」
【梨果凜】
「彼方不要亂開玩笑了啦。」
【一蹴】
「…………」

彼方轉身往門外走去,砰的一聲,門又關上了。
氣氛變得有點尷尬。

【一蹴】
「那……果凜妳快睡吧……」
【梨果凜】
「嗯……」

房間內一張大床,只有躺著我跟果凜兩人,
頓時間,很像新婚夫妻到國外度蜜月的感覺。
我們兩個都沒有說話,靜靜地躺在床上。
但是,果凜就躺在我旁邊,怎麼可能睡得著,
我筆直地躺在床上,連翻身都不敢。

【梨果凜】
「那個…一蹴……」
【一蹴】
「嗯…?」

過了好一陣子,梨果凜開口說話了。
我緊張地不敢轉頭,輕聲的回應著。

【梨果凜】
「我可以抱著你睡嗎……?」
【一蹴】
「啊…?」

我的心噗通地跳了起來,心跳開始加速。

【一蹴】
「咕嚕……」

我緊張到不自覺地吞了口口水…
轉頭過去看著果凜,她的臉好紅,顯得緊張又害羞。

【梨果凜】
「其實我…………」
【梨果凜】
「對於明天的拍攝很緊張。」
【梨果凜】
「很擔心做不好,滿腦子都是廣告的事,根本睡不著…」

……跟果凜在想的事相比,我真是禽獸都不如啊。

【一蹴】
「嗯,我知道了。」

果凜靠了過來,輕輕地抱著我,身上淡淡的迷人香氣飄了過來,
還是會讓我胡思亂想啊…心情真是五味雜陳……
不過,真的不是亂來的時候,果凜現在需要的是安慰。

【一蹴】
「別擔心了,趕快睡吧,我會陪著妳的。」
【梨果凜】
「謝謝……一蹴你好溫柔……」

我輕輕地親了果凜的額頭,撫摸著她柔順的頭髮哄她入睡。
看著果凜安心入睡的模樣,我心想,
現在我所能做的,就是給她需要的安全感吧。

真是混亂的一晚啊,希望明天的拍攝一切順利………



第七話 完
創作者介紹

ACG向上BLOG(?)

shir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以父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