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方】
「19、20、21、22……」
【彼方】
「A、B、C……,這裡是D」

我和彼方的座位是23D與23E,與C排正好格一條走道。

【彼方】
「一蹴你就坐D排吧,我不想靠走道坐。」
【一蹴】
「真是的……」

正當我放了背包到上方的置物櫃,準備坐下時,
發現果凜與爺就坐在我們的右後方,也就是24A與24D的位置。
爺為了不讓果凜被打擾,讓果凜坐在靠窗的位置。

咦……難道說,
彼方是為了讓我可以看到果凜,才要坐裡面去的嗎?
不,不可能,她哪會那麼好心,一定是巧合。

【彼方】
「啊,傻瓜一蹴,你竟然懷疑我的好心。」
【一蹴】
「……!」

被發現了。

【彼方】
「真是的~換回來換回來。」
【一蹴】
「不要。」
【彼方】
「快點啦~」
【一蹴】
「不要~」

這麼好的角度可以看到果凜,我才不換。

在空中小姐講解完救生衣的穿法之後,接著送上飲料。

【空中小姐】
「您好,請問要喝點什麼呢?
咖啡、紅茶、、果汁、還是紅酒白酒呢?」

帶著慣有的微笑,空中小姐這樣問著。

【爺】
「請給敝人一杯紅茶,麻煩您了。」
【空中小姐】
「好的。那這位小姐呢?」
【梨果凜】
「您好,礦泉水就可以了,謝謝您。」

我偷偷朝了果凜的方向望去,
親切的微笑,態度依然高雅,我想連空中小姐都自嘆不如吧。

用過飲料之後,每個人紛紛因為早起而開始補眠。
爺一本正經的坐在座位上閉目養神,果凜則是看著窗外。
而彼方,則是正在看著飛機上拿的報紙。

我從背後拿出剛才事先從背包拿出的書,準備開始閱讀。

【彼方】
「咦?傻瓜一蹴,你在看什麼啊?」

彼方二話不說,從我手上將書搶去。

【彼方】
「喔???是西洋服裝史唷~?」
【一蹴】
「是啊。」
【彼方】
「哇~真看不出來呦~傻瓜一蹴也有那麼認真的時候~」
【一蹴】
「我只是想說要坐很久的飛機,所以就利用時間念點書。」
【彼方】
「看不出來~看不出來~」
【彼方】
「1960年代的服裝界湧起一股風暴,
其風暴的中心及始作俑者就是60年代的青少年。」

彼方一本正經的大呼著。

【一蹴】
「別臉了啦,很丟臉耶。」
【彼方】
「也就是二次大戰後生育潮誕生的一代。」
【一蹴】
「別鬧了,快還給我。」
【彼方】
「不要~」
【一蹴】
「求求妳啦,彼方大人。」
【彼方】
「不要~哈哈哈~」

再這樣鬧下去,別說旁邊的人會被吵醒,
等會兒空中少爺可能會把我們兩個丟出飛機外。

【梨果凜】
「呵呵~」

在打鬧的同時,我發現果凜正朝這邊望來。

果凜對我溫柔地笑了一下,表情似乎有些羨慕的感覺。
我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也對她報以微笑。

忽然間,爺睜開眼睛。

不好。

我趕快假裝沒事,轉身坐好,不敢再往後瞄。

【彼方】
「啊~真無趣,還你。」
【一蹴】
「早還給我不就好了。」

我把書拿回,打開課本的第二章。

【彼方】
「不過一蹴。」
【一蹴】
「請問還有什麼事。」

不會又是要把書搶過去了吧。

【彼方】
「你為什麼會考青峰大學的服裝設計系啊?」
【一蹴】
「這個嘛……」
【一蹴】
「有個英國人男人要來見你,
但是卻不告訴你來見你的理由。這是為什麼呢?」

我突然想起了小祈的猜謎時間。

【彼方】
「嗯……。」
【彼方】
「嗯~~~」
【彼方】
「不知道。」

……真乾脆。

【一蹴】
「正確答案就是『秘密』。」
【彼方】
「為什麼?」
【一蹴】
「就是『He meets you』嘛。」
【彼方】
「果然是傻瓜一蹴。」
【一蹴】
「哈哈。」

果然,祈的謎語還真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不過,為什麼會報考青峰大學服裝設計系……
在我拿到畢業證書之前,起碼,現在我是不會說原因的。

飛機上閒聊的聲音越來越少,幾乎所有的人都進入夢鄉。
我偷瞄了後方一眼,果凜靜靜地坐著看書。
看起來應該是原文書之類的東西吧。

忽然,果凜抬起頭,注意到我。

(在~做~什~麼~呀?)

果凜沒有發出聲音,慢慢的用嘴型說出。

(唸~書~囉,果~凜~妳~不~睡~一~下~呀?)

我也小心翼翼,比手劃腳慢慢地說。

(呵呵~等~一~會~兒~吧~)

看到這甜甜的笑容,要是平常的我,早就把她抱住。
不過畢竟現在是工作,而且又是在飛機上,果凜旁邊還有爺……

我對果凜笑了笑,再度轉身繼續念我的書。
幾個小時後,空中小姐再度出現為我們服務餐點,
而在用過午餐之後的休息,等待飛機下降的時間,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不知不覺地睡著…………

………………
…………
……

……唔。

【機長】
「各位旅客您好,再過5分鐘,
我們即將降落到泰國首都曼谷的廊曼國際機場。」

有種期待的心情。
………………
…………
……

【機長】
「非常高興您搭乘本航班,JAL與機上的所有服務人員,
祝您有個愉快的假期,謝謝。」

下了飛機之後,根本沒時間看到曼谷市的風光,
便馬不停蹄的轉機前往普吉。

【一蹴】
「終於到了。」
【彼方】
「啊~累死人了~」

彼方伸了個長長的懶腰,
另一邊的果凜則是早就以高尚模式在與其他工作人員聊天。
我們拿了行李出關之後,便一群人浩浩蕩蕩地走向普吉機場的大門。

【一蹴】
「哇……」
【彼方】
「就是這個,sunshine~」

在坐了長途飛機之後,迎接我們的是普吉的晴朗天空,
以及一陣陣清爽的風,加上最棒的燦爛陽光。
心情不由得放鬆了起來,這就是南太平洋的熱帶威力啊!

我們在當地導遊的帶領下,
坐上名為「宋堤 (Song Taews)」的小型的長身小貨車,
一路搖搖晃晃地到了最後的目的地—Tarutao。
一直等到水野小姐叫醒大家,才發現時間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

進到飯店之後,我們一行人先坐在大廳等待。
水野小姐與導遊辦理Check in完後,走向我們。
於是,水野小姐開始分發房間的鑰匙……

【水野】
「508是Karin與Kanata。」

嗯,果凜一個人睡也不好,彼方可以照顧她。

【水野】
「507是Jiya與鷺澤。」

Jiya……什麼!?
我的心一驚。

唔……
也是啦,跟爺睡總比跟不認識的人好。
可是……我的情緒錯綜複雜。

【水野】
「那麼大家請先回房休息片刻,
八點的時候請到一樓餐廳用餐。」

爺還是給我一種嚴肅的感覺。在放好行李,
等待用餐的時刻,我沒有說什麼話。

接著,在彼方與果凜的邀請下,我們一同到樓下餐廳。
吃晚餐的同時,才發現果凜與KID的行銷部總經理松尾先生同桌。

【彼方】
「那就是葛西陽心喔。」

彼方喝著水,一邊說著。

【一蹴】
「啊??」
【彼方】
「他跟松尾先生一起來的。」
【一蹴】
「難怪想說之前在機場怎麼沒看到。」

此時的果凜彷彿是在社交場合應酬一樣,不過看她在爺旁邊,
神色自若的優雅應對,想必早已習慣這種模式。

【一蹴】
「彼方怎麼不去那桌坐。」
【彼方】
「今天的主角又不是我,能不坐那邊我最高興了。」
【彼方】
「那種場合是最累人的了,不適合我。」

說的也是。
用完餐後,我們走向大廳,
爺緊接著要去開明天廣告拍攝的會議,
而彼方則是直呼著要去外頭的夜市看看。

【彼方】
「走嘛走嘛~好不容易來到這裡~」
【彼方】
「外面可是有很多好吃的唷~」
【彼方】
「椰子水一定很冰涼可口!」

彼方就像是個撒嬌的小孩,一直往果凜身上蹭。

【彼方】
「好不好嘛~梨果凜~」
【梨果凜】
「呵呵~真拿彼方妳沒辦法~」
【梨果凜】
「那麼,爺,我們稍微出去一下可以嗎?」
【爺】
「敝人認為,這麼做實在不妥當。」

說的也是,明天是廣告主角的果凜,
理當應該回房休息養精蓄銳才對。
身為經紀人的爺,更有義務要阻止任何意外的發生。

【彼方】
「別這麼不通情理嘛爺。」
【爺】
「敝人認為,現在不是講求情理的時候。」
【彼方】
「梨果凜悶壞了可是會出事的喔~」
【爺】
「呃……」
【彼方】
「萬一要是爺在開會的時候,我跟一蹴出去,
梨果凜一個人悶在房間一定會心情很差。」
【彼方】
「到時候影響明天的拍攝就慘囉~」
【爺】
「唔……」

彼方就像是抓住爺的弱點一般,狠狠地猛攻。

【爺】
「敝人知道了,就尊重大小姐的意見吧。」
【梨果凜】
「爺,謝謝你。」
【爺】
「不過,敝人希望大小姐您們能在十點以前回來。」
【彼方】
「沒問題沒問題,那就先走囉~」
【彼方】
「泰國夜市~泰國夜市~」

彼方開心地推著我跟果凜朝門口走去。

爺,則是有點不安的走向二樓的會議廳。



第六話 完
創作者介紹

ACG向上BLOG(?)

shir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