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我們要談要的是的50年代中期美國西岸的避世派(Beatniks)風格。」

沙沙沙沙……
我的筆記本上開始不斷的被我抄寫著。

這堂課是西洋服裝史,教授的本名我已經忘了,
因為第一堂課的時候,他就強迫大家要叫他Vicent。
教授看起來很年輕,也很會打扮,身上總是有一股中性淡香水的味道。
叫什麼來著?嗯……「CK one」的味道吧……

【Vicent】
「避世派也可稱做「Beatniks」。Beat一詞的意思有:1﹒Beat Down,
擊敗、壓抑的意思。2﹒Beatitude的縮寫,有「極樂」的意思…………」
【一蹴】
「哈嗚~」

我大大的打了一個呵欠。

好想睡覺………
昨天回去已經累的半死,又盯著KID網站發呆了好一陣子,
接著趕緊弄下一堂色彩學要交的作業,
就這樣,等我回神,已經是清晨五點的事。

【Vicent】
「1957~1958 年間,避世派吹到歐陸,卻已失去了美國避世派的思想面(知性、和平)只有反社會的行為模式和習俗過來。西歐的避世派在服裝上引進美國避世的皮革製寬鬆上衣和牛仔褲,但是為了滿足高消費能力的青少年,寬鬆的上衣漸漸變成精緻的商品。這些歐洲避世族群在造型上的共通點─機車、色彩強烈的安全帽、形狀怪異的眼鏡、皮靴等等…………」

【一蹴】
「機車、色彩強烈的安全帽、形狀怪異的眼鏡、皮靴………」
【一蹴】
「這不就是彼方嗎………」
【一蹴】
「原來她是走避世派風格啊……」

我不自覺地胡亂碎碎念了起來。

晴朗的天空,搭配著教授專心的講課、同學間低聲聊天交談,
而我則是望著窗外,一副死大學生聽課痴呆的狀態。

【Vicent】
「那麼……今天就上到這裡,
各位同學別忘了要多研究當今的流行趨勢。」

【一蹴】
「謝天謝地,撐過第一堂課了……」

我向後傾,伸了個懶腰。
下午還要去酪薩克打工,會不會端著盤子就睡著了啊……

【??】
「鷺澤,作業寫了吧?」
【一蹴】
「啊?是島田啊?」
【島田】
「對了,你看了Karin學姊的新作了嗎?」
【一蹴】
「Karin學姊……叫得可真熟……」

我有意沒意地白了他一眼。

【島田】
「有什麼關係~同一個學校當然是學姊啊~」
【島田】
「Karin學姊真是人間極品啊~」
【島田】
「害我還特地跑去買了Vougo這種女性時尚雜誌來看,
裡頭可是附了一張Karin學姊拍的RMK的平面海報喔~」
【一蹴】
「…………」

島田打開雜誌,小心翼翼的將海報攤開。
上面只寫著簡單的字樣
『RUMIKO 
清新水漾粉底 
2005.8月 新發售』

一張完整果凜的臉,大大的在海報正中央,
清爽乾淨的模樣,帶著淡淡的自信笑容。

看著果凜的臉,就很有說服力。
也就明白為什麼不需要一些其他的文宣,來凸顯產品特性。

【島田】
「很讚吧~Karin學姊~我愛妳~」

島田將海報拿起靠近他的臉,作勢要親下去的樣子。

【一蹴】
「你給我住手………」

我的青筋都快要爆出來了。

【島田】
「有什麼關係~~Karin學姊好美啊~」
【一蹴】
「………不要玷污大家心目中的女神好嗎?」
【島田】
「啊,鷺澤,你也喜歡Karin學姊啊?」
【一蹴】
「………………」
【島田】
「這倒也是啦,學校裡都組成Karin後援會了,
鷺澤你會喜歡Karin學姊,也不能大驚小怪。」
【島田】
「不過話說回來,開學的時候,Karin學姊來學校送花給你耶。」
【島田】
「你們兩個是什麼關係啊?很可疑喔!」

我緊張地吞了口水。

【一蹴】
「只是打工認識見過幾次面,談不上什麼關係。」
【島田】
「少來~那我也要去打工~在哪一家店啊?給我招來~」
【一蹴】
「叫Narazuya,在千羽谷附近。」
【島田】
「真的?太好了~今天下課就衝去看看~」
【一蹴】
「隨你高興………」

反正那是以前的事,現在果凜也不會去那裡了。
不過倒是………靜流姊我對不起妳啊。


上完第二堂課後,我在學校食堂吃了午餐,
便搭電車到櫻峰車站,前往酪薩克打工。

在路上的便利商店,我買了島田說的Vougo雜誌八月號。
就這樣邊走邊看裡頭的廣告頁,還有那張大大的平面海報。

【??】
「多謝您的支持,小女子我感動萬分。」
【一蹴】
「啊……是果凜…」

我回頭一看,果凜賊賊的笑容,
我趕緊收起手上的雜誌,臉紅了起來。

【梨果凜】
「好看嗎?」
【一蹴】
「嗯,很美。」

我老實地說了出來,但是表情有點扭曲。

【梨果凜】
「不過,怎麼覺得語氣怪怪的唷~」
【一蹴】
「沒有這回事。」
【梨果凜】
「啊,你該不會剛對海報作了什麼猥褻的事情吧~」
【一蹴】
「作猥褻的事情的不是我。」
【梨果凜】
「咦?」
【一蹴】
「我班上的同學可是差點把妳的海報,親得整張都是口水。」
【梨果凜】
「啊~好噁心~」
【一蹴】
「我當然沒有讓他這樣做。」
【梨果凜】
「喔?」
【一蹴】
「身為爺Part 2我當然要秉持騎士精神捍衛大小姐,
接著我把他抓了起來,狠狠地揍了一拳,
警告他不准動我的女朋友。」
【梨果凜】
「欸~?」
【一蹴】
「這些當然都是幻想。」
【一蹴】
「我只是叫他不要褻瀆我們心目中的Karin女神。」

我悲哀地嘆了口氣。

【梨果凜】
「啊哈哈哈~一蹴吃醋的時候也好可愛喔~」
【一蹴】
「妳少消遣我了啦,我的心如刀割耶。」
【梨果凜】
「就算他親下去又有什麼關係~」
【一蹴】
「什麼!?」

果凜停了下來,認真地對我說。

【梨果凜】
「他親的是海報。」
【梨果凜】
「可是一蹴你啊,享用的Karin本人喔~」
【一蹴】
「…………」

果凜挑逗性的看著我,
接著又帶著調皮地笑容,拉著我的手走了一小段路。

【一蹴】
「這樣沒關係嗎?」
【梨果凜】
「啊?」
【一蹴】
「這樣牽著我的手……怎麼說妳也是知名模特兒,況且被爺發現會被唸的。」
【梨果凜】
「沒關係沒關係~」
【梨果凜】
「被發現了再說吧~嘻~」
【一蹴】
「真拿妳沒辦法。」

我們就這樣邊聊著學校發生的事,走到了酪薩克門口。

【梨果凜】
「那我要去學校囉~」
【一蹴】
「啊?妳不是要來酪薩克啊?」
【梨果凜】
「才不是呢~早上到經紀公司去了一趟,
我就跟爺說要買點東西,不用送我去學校了。」
【一蹴】
「那我怎麼會在櫻峰遇到果凜妳?」
【梨果凜】
「那還要問嗎?當然是等你囉!你今天不是要打工?」
【一蹴】
「我好感動喔,從今以後更加愛妳了~」
【梨果凜】
「啊,原來今天以前都沒那麼愛啊……」
【梨果凜】
「原來我們的愛情都是我的一廂情願……」
【一蹴】
「不、不是啦。」
【梨果凜】
「我知道了……」
【一蹴】
「啊?」
【梨果凜】
「我會走的遠遠地……」
【梨果凜】
「不會再讓你感到困擾了……」
【一蹴】
「…………」

這是什麼狀況………

【梨果凜】
「還可以嗎?」
【梨果凜】
「我最近都在練習演技欸!」
【梨果凜】
「彼方說,最好的方法就是隨時隨地都練習。」
【一蹴】
「難怪她常常說出一些可怕的話。」
【梨果凜】
「別這麼說,彼方她可是很厲害的。」
【梨果凜】
「我當模特兒也有一部份是因為她的關係。」
【一蹴】
「原來如此。」

彼方在工作上似乎真的很認真,跟平常壞嘴巴的印象還是有點出入。

【一蹴】
「啊,果凜,妳上課要遲到了喔。」
【梨果凜】
「啊啊-!」
【梨果凜】
「那我先走囉~」
【一蹴】
「啊,等等,我陪妳去車站吧。」
【梨果凜】
「欸?」
【一蹴】
「這是作男朋友的義務吧?」
【梨果凜】
「呵呵,那我就不客氣囉。」

就這樣,我們又回頭朝櫻峰車站的方向走去。
送果凜進車站後,我回到酪薩克打工。
下午還是依舊地忙碌,觀光客就像海浪般一波波地湧入。
等我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的時候,都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一蹴】
「我回來了……」
【緣】
「哥哥歡迎回來喵-」

緣站在門口,抱著梅莉沙,開心地迎接我。

【緣】
「緣跟哥哥你說喔~今天班上同學都在討論梨果凜的海報耶~」
【一蹴】
「不會吧……」
【緣】
「真的呀~尤其女同學,根本就把梨果凜當作模仿的對象,
唉,梨果凜充滿大人的韻味,又是非常有型的女生……」
【緣】
「哥哥跟梨果凜交往,我會好好祝福你們的。」
【緣】
「啊嗚嗚嗚……」

怎麼我身邊的人都會自動啟動其他模式啊……


果凜的人氣真不是蓋的……
我下意識盯了手上的Vougo雜誌,再次感到不可思議。
Karin女神嗎?在跟我交往呢……



第三話 完
創作者介紹

ACG向上BLOG(?)

shir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