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蹴】
「真是不好意思……」
【店長】
「沒關係,反正那兩天不是週末,有提早說就好。」
【一蹴】
「謝謝店長。」
【店長】
「不過鷺澤,沒想到你也是為愛勇往直前型的啊~
這不禁讓我想起多年前的那個小子……
話說回來,你們還都是信介紹過來工作的,哈哈哈~」
【一蹴】
「啊?」
【店長】
「哈哈哈,沒事沒事,快去工作吧。」
【一蹴】
「是。」

店長拍拍我的肩,就這樣邊走邊笑地離開辦公室。
摸不清頭緒的我,也趕緊站起來換上制服走向餐廳內。

今天店內的客人不多,可能是外頭的太陽太大了,
要是我也寧願待在家裡吹冷氣吧。
不過就算是沒什麼客人,我還是要到處巡桌幫客人加水。

【??】
「那邊的服務生-」
【一蹴】
「啊?是~」

我轉頭,走向遠方揮手示意要我過去的客人那邊。

【一蹴】
「原來是巴啊~」
【巴】
「不行不行,要叫托托才對喔,一啾。」
【一蹴】
「拜託饒了我吧,這個綽號很丟臉耶……」

我緊張的環顧四周,低聲向托托請求。

【巴】
「有什麼好丟臉的。你這樣說,
對我這個『暱稱大魔神』來說很失禮喔。」
【一蹴】
「話不是這樣講,我喜歡正常一點的稱呼就好了。」
【巴】
「是朋友才這樣叫你喔。嗯……
不然我再想想有什麼好聽的暱稱好了。」
【一蹴】
「不、不必了!」
【一蹴】
「我很喜歡剛剛的暱稱。」
【巴】
「喔?」
【一蹴】
「一啾~一啾~就像是鳥兒在唱歌,
彷彿就是春天與夏天的綜合體。」

我的心在淌血。

【巴】
「哈哈哈哈,說的好說的好。」
【一蹴】
「倒是這位客人,請問妳有什麼需要服務的嗎?」

我輕描淡寫的帶過暱稱這個可怕的主題。

【巴】
「嗯,請給我一杯咖啡。」
【一蹴】
「好的,馬上來。」

我故作鎮定的快步走向櫃檯。
若不直接舉白旗逃離現場,
我不敢想像接下來還會聽到什麼恐怖的暱稱。

飛世巴--也就是托托。
大約每個星期會來酪薩克一次,
每次來總是先望著窗外的天空,然後再專心地研究劇本。

聽說托托是蠻有名的舞台劇演員,以前好像住在藍之丘,
不過後來因為家人的關係搬回鄉下去,
又因為戲劇的關係,最近才又自己一個人搬回來住。

托托很健談,個性也很好相處,
在酪薩克打工的這幾個月,不知不覺地就跟她熟識起來。
不過直到後來我聽信說起,才知道托托原來是螢姊的好朋友。

螢姊啊……
不禁又讓我想到了祈。

她現在過的怎麼樣呢……?

嗯………無論如何,一切都過去了。
………希望她過的很好。

【信】
「一蹴~~一蹴~~回來喔~~~」
【一蹴】
「啊?」
【信】
「你想事情想到靈魂都跑出來了,振作一點啊。」
【一蹴】
「………………」
【信】
「快把咖啡送過去給托托吧。
可惡,真可恨為什麼我不是外場服務生~」
【一蹴】
「少在那邊耍寶了……」

正當我端著咖啡,走向托托的同時,
餐廳的大門打開了。

【信】
「歡迎光臨啊梨果凜!」

不知道什麼時候,信已經飛到了門口笑瞇瞇地迎接著。
這小子真是死性不改,看到美女就跑得比誰都快。

【梨果凜】
「你好啊信,午安。」

梨果凜依照慣例看了一下四周的客人,突然間驚呼了一聲。

【梨果凜】
「啊!飛世巴!」
【巴】
「??」
【一蹴】
「……?」
【梨果凜】
「真的是飛世巴耶,我好開心喔!」
【巴】
「妳好……?」
【梨果凜】
「我好喜歡妳演的舞台劇,
自從籃子劇團的第26屆公演『TSUBASA』
看了妳的演出之後,我就深深地被感動!」
【梨果凜】
「『不管是喜歡或是討厭,我從來都沒有想過~』」

梨果凜看起來像是在模仿托托的樣子。

【梨果凜】
「真的是太感動了~」

梨果凜完全忘了自己身在何處,陶醉在自己的世界裡。
還好店裡只有幾個客人,否則等她醒來一定會後悔的要命。

【一蹴】
「梨果凜。」
【梨果凜】
「太感動了~」
【一蹴】
「梨果凜~~」

我輕輕地搖晃了一下梨果凜。

【梨果凜】
「啊?」
【梨果凜】
「啊-!」
【梨果凜】
「真是不好意思,小女子剛才失態了,
讓各位擔心真是我的不對,再次向各位說聲抱歉。」
【巴】
「啊……」

第一次看到梨果凜,而且還是雙重人格分裂又還原的梨果凜,
也難怪托托會呆滯到說不出話來……

【梨果凜】
「容小女子自我介紹,您好,我是花祭果凜。
Karin是我的藝名,小名梨果凜。」
【巴】
「妳好……我是飛世巴……久仰大名……」

看來托托有點驚嚇過度,
不過,她終於可以恢復神智認出梨果凜就是Karin。

【梨果凜】
「謝謝妳的稱讚,小女子我真是太開心了。」
【巴】
「一蹴,梨果凜真是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可愛。」
【一蹴】
「如果妳能忘掉剛剛發生的事可能會更可愛吧。」

沒想到托托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快恢復鎮定。

【梨果凜】
「請問,我可以坐在這裡嗎?」
【巴】
「呵呵,請坐。」
【一蹴】
「梨果凜要點什麼嗎?」
【梨果凜】
「柳橙汁好了,謝謝。」
【一蹴】
「那麼,兩位就請慢聊。」

我離開兩人的座位,繼續回去工作。

梨果凜每次來店裡的時間都不是很固定,
而托托又是每個禮拜來光顧一次,
這首次相遇,我才知道梨果凜那麼仰慕托托,
早知道就告訴她托托是店裡的客人,就不會當眾變身了……

看她們倆彷彿一見如故,有說有笑,
回想起來,她們在個性上還有點相像呢。
都很開朗大方,對自己要求也很嚴格,
又都是從事演出事業,難怪很聊的來。

【梨果凜】
「服務生,麻煩買單。」

果凜走到櫃檯,心情很愉快的樣子。

【梨果凜】
「一蹴你好狡猾喔。」
【一蹴】
「啊?」
【梨果凜】
「竟然都沒告訴我托托是這裡的客人。」

啊?已經叫托托了啊?感情會不會好太快?

【梨果凜】
「啊哈哈,不過沒關係,今天收穫很多喔。」
【一蹴】
「啊?妳們剛剛在聊什麼啊?」
【梨果凜】
「秘.密.」

梨果凜的曖昧笑著,真搞不懂她在想什麼。

【梨果凜】
「那我先走囉,要加油工作喔一蹴~」
【一蹴】
「是~遵命~」

梨果凜向我眨眨眼,並跟托托打了招呼便離開了。

【巴】
「一啾,我也差不多要走囉。」
【一蹴】
「…………」

還是無法習慣這個暱稱……算了。

【一蹴】
「嗯…妳們剛剛在聊什麼啊?」
【巴】
「這可是秘密喔。」
【一蹴】
「…………」

真不敢相信她們竟然回答一樣的話,
這一瞬間我真想哭……

【巴】
「你很擔心女朋友喔~?」
【一蹴】
「沒有,我只是好奇。」
【巴】
「才怪,真不老實。
這是好事啊,會在意就代表你在乎。」
【一蹴】
「嗯……那可以跟我說嗎?」
【巴】
「沒什麼啦,梨果凜只是問我有關拍廣告的事,
她可能是擔心第一次演出,不知道該怎麼詮釋罷了。」
【一蹴】
「是什麼劇情?」
【巴】
「這我可不能說,梨果凜交代我不能告訴你。」
【一蹴】
「…………」
【巴】
「她只是害羞而已,等她想說就會告訴你了。」
【巴】
「更何況你不是要跟他一起去拍廣告,到時候就知道啦。」
【一蹴】
「也是。」
【巴】
「那我先走囉,拜拜。」

就這樣,托托也離開了酪薩克,
只剩下狀況外的我,繼續淒涼地打工。

回到家後,我打開電腦,看著KID的網站,
清楚著列著這家公司所生產的各項產品。
最知名的天然紅茶、奶茶系列、咖啡、果汁……

礦泉水啊……會是什麼樣的劇本呢?




第二話完
創作者介紹

ACG向上BLOG(?)

shir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